拂晓新闻网 > 汴水流韵
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57—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

卖麦

来源:拂晓新闻网--皖北晨刊    时间:2018-08-02 11:24    作者:

想当年,午收可以说不是人干的活。收麦是人在炙烤的太阳下,弯着腰用镰刀一棵棵的将麦割倒再捆好。割一天麦下来,晚上腰疼得像断了一样。给麦脱粒一是考验人,二是考验牲畜。用一头牲畜拉着石磙,人牵着它,在场上打麦。越是大中午,越是太阳毒的时候越是要在场上转。人累得要死,伙食却跟不上。在黄金铺地、老少弯腰的时节,也没有人得闲赶集买卖。午收期间,虽然每天都有白面馍吃,但没有菜,顿顿也就是酱豆、蒜头、咸菜一类的东西,甭说吃肉了,就连青菜也见不上,大人孩娃都馋得不行。在麦收期间,我就许诺,等收完麦,我一定要卖一些麦买肉吃。       

这不,麦收刚结束的第二天,天才麻麻亮我就起床了。抓一个剩馒头,就着蒜瓣吃下去,再喝一碗凉白开后,便拉着头天晚上装好麦子的平板车,去十里外的镇上粮站去卖粮。这时已包产到户,打的粮食比以前多不少。小麦吃不了,农民就拉到粮站去卖粮。

我拉的这一车麦,有好几百斤,走在坑坑凹凹、崎岖不平的乡村道路上,平板车的套绳深深地陷进我的肩胛骨里,每一步都吃力前行。这时用“汗流浃背”来形容我不如用“汗如雨下”更确切。就是这么累,我始终没停步,心中只有一个念头:把麦卖掉,就可以买上肉吃。

莫道君行早,更有早行人。等我赶到粮站时,粮站的大门口已有不少卖粮的农民在排队。那时实行的还是计划经济,国家严格控制,不准个人收购粮食。所以农民卖粮都只有到公家的粮站。那时粮站的秤最准,收购员的话最算数。卖粮的农民无不陪着笑脸面对收购员,有的农民甚至很殷勤地递着纸烟给收购员。收购员不知是廉洁,还是嫌烟孬,一脸的严肃,根本不接烟。递烟的农民很尴尬地把烟又装进烟盒。

粮站收粮很严苛,收购员只要认为你的粮食不干或者不净,就会被打回去再晒或者再扬再筛,一直到收购员满意为止。在前面排队卖粮的有几个就是由于这个原因,没卖掉拉回去了。我不担心我的麦卖不掉,因为我的麦晒得干扬得净。

我终于排到仓库门口了。收购员开始验我的麦:在他的示意下,我卸下并解开装麦的麻袋。收购员先用手往麻袋深处抓一把看看麦是否干净。然后他用一个带槽的铁钎往粮食里一插,铁钎抽出来会从麻袋中间带出几粒麦子。收购员只捡了一粒麦用牙咬一下,便可知麦粒是否晒干。当时粮站收购粮食就是用这种最简便最原始的方法来检验。收购员用这种方法又抽查了我的另两个麻袋。我自豪地问,咋样?我的麦没问题吧?正在我信心满满的时候,收购员却说,你这是红麦,虽然晒得干扬得净,但品相不好,比白皮麦每斤要少一分钱。那时最好的麦每斤卖二毛四分钱,收购员只给我的红麦每斤二毛三分钱。我与收购员争辩,我的麦虽然皮红,但里面白,就像人一样,面像长得不好,但心眼好。收购员根本不同我理论,直接就喊下一个,把我晾在了一边。   

每斤少卖1分钱,我这一车麦差不多要少卖8块钱。那时的8块钱,可以买上10多斤羊肉或猪肉。为收麦子,我汗珠子都摔八瓣。现在收购员只一句话,就让我白白地少卖这么多钱,我心不甘。我犹豫,不想卖。但不卖给粮站又卖给谁?不卖拉回去?饥肠辘辘的我哪还有劲拉回去。再说,卖不掉粮,哪有钱买肉?老婆和孩子可都在家眼巴巴期盼我拎着肉回去。不行!我得去找粮站站长。我在站长办公室找到正在扇着电扇、品着茶的站长。站长没听完我的叙述,拿起笔写了一个条子后说,这样吧,每斤给你加五厘钱,拿着这个条子去找收购员。我还想再说话,站长已摆手让我出去。结果我的麦每斤是二毛三分五卖给粮站的。站长一个四指长的纸条,让我多卖了四块多钱。我心里找到一些平衡。在买肉时,在原来的计划上,我又加了四块钱。

30多年后的今天,“卖粮难”的问题已不复存在,往往在地头,从脱粒机上滚滚流出来的麦粒,就被收购者直接拉走了。

屈海波

【关闭】【打印】 责任编辑:王亚东

版权声明

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,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,未经本网允许,不得转载使用。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。

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。

视觉·图片

  • 安装行人隔离栏 规范交通秩序
  • 宿城将告别“黑臭水体”
  • 乡里娃有了游泳池
  • 暑期志愿者创建展风采
  • 社区志愿者高温送清凉
  • 宿州将建成亚洲最大的云渲染服务基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