拂晓新闻网 > 汴水流韵
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57—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

毕业照上的流年

来源:拂晓新闻网--皖北晨刊    时间:2018-08-02 11:23    作者:

看到刚毕业的学子们的毕业照,一张张青春的笑脸在校园的夏花中间定格,分外灿烂,不由让人感慨万千,回想起自己的学生时代。其实,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只美丽的“月光宝盒”,只需一件牵情的旧物的引导,时光之门便会轰然洞开,瞬间让你重回往昔的青葱岁月。

我找出尘封在橱柜底层的相册,翻出自己的毕业照。看到照片的那一刻,顿觉岁月之舟突然回溯,把人摆渡到了青春之岸。我毕业那年是上个世纪的95年。我们上的是一所中等师范学校,毕业时也就是十八九岁,正是花开一样的年纪。

拍毕业照那天,我们宿舍的几个女孩子都忙起来。我们洗脸,梳头,还在脸上擦上一种叫做“派丽”的面霜。那时候没有什么化妆品,“派丽”涂到脸上,显得脸特别白。还有个同学有一只口红,她把口红贡献出来,让我们每个人都擦上。准备完毕,我们八个女孩子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。白白的脸,红嘟嘟的嘴巴,刘海整齐的学生头,大家满意极了,飞快地跑去集合拍照。

拍照的时候,第一排女生要蹲着,老师们坐在椅子上占第二排,我站在第三排,男生们站在最后一排。后来为了队伍整齐,我们这一排分过来几个男生。当时我身后有个男生非要跟别人换位置,换了以后,他就站在我身旁了。我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,没说什么。随着大家的一声“茄子”,我们的笑容定格在花季的天空下。

毕业照出来以后,大家笑哈哈地观赏评点着。有侧着头的,有伸出手指的,有张着嘴巴的,都会让大家笑上一通。那个年代的学生中规中矩,很少有“行为秀”,所以毕业照没有现在学生的个性花样。毕业照上的我笑得很甜,只是我身边的男生挨我太近了,他的头还偏向我的一侧,惹得同学们开起了玩笑。我还听一个男生说,他对我早就“有点意思”。那时候年龄还小,没在意。

多年以后同学聚会,那个挨我很近的男生也去了。他事业有成,意气风发的样子。说起当年的往事,他对我说:“我还记得那次你在讲台上朗读《小溪流的歌》,真好听。”人到中年的他,居然说出这样的话,不由让历经岁月的我红了脸。

往事如烟,或许我曾在某一个人的青春记忆里留下过一抹无法淡去的亮色。我们每个人都装点着别人的青春,别人也装点了我们的青春。青春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,永不老去。

毕业照,是我们人生的影集里最精彩的一张。锦瑟无端,似水流年,多少岁月都梦一般飞远了,只留下流年碎影,水草一样在时光深处摇曳。我在想,如果有一天我们老得哪儿也去不了时,在午后的落花中翻开泛黄的毕业照,轻轻抚摸一张张依旧青春的面孔,心底一定溢满了温情……

马亚伟

【关闭】【打印】 责任编辑:王亚东

版权声明

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,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,未经本网允许,不得转载使用。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。

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。

视觉·图片

  • 安装行人隔离栏 规范交通秩序
  • 宿城将告别“黑臭水体”
  • 乡里娃有了游泳池
  • 暑期志愿者创建展风采
  • 社区志愿者高温送清凉
  • 宿州将建成亚洲最大的云渲染服务基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