拂晓新闻网 > 汴水流韵
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57—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

感受清华

来源:拂晓新闻网--皖北晨刊    时间:2018-07-03 10:57    作者:

清华,一个多么令人神往的名字,从三十九年前参加高考起,我一直有个心愿,就是能到清华大学走一走,看一看,亲身感受一下清华的文化。

不久前,接到人事部门通知,让我到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学习。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先是怀疑,继而是羡慕,最后是敬仰。

我是在半醒半梦中走进清华的,在清华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建筑北馆508教室,我听到了赵永新教授洪亮的讲课声,宋晓华教授严谨的推理思维,徐纪罡教授的《企业创新管理》,韩廷春教授的《宏观经济形势分析》,孙立平教授的《新时期的经济转型及其前景》,王勇教授的《博弈论与互动决策》,余玲艳教授的《压力与情商管理》,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主讲人丁万明的《曾国藩的修为与领导之道》。教授们滔滔不绝,形象生动,知识像潺潺流水浸入我的心田,我想起了朱熹的名句“半亩方塘一鉴开,天光云影共徘徊。问渠那得清如许,为有源头活水来。”咬咬指头,有种疼的感觉,知道这一切是真的,绝非虚幻。

课后,班主任安排了校园参观,膜拜了王国维、陈寅恪、赵元任、梁启超四位大师的塑像。在王国维先生的墓碑前,我伫立良久,耳边回绕着先生的名句:“古今之成大事业、大学问者,必经过三种之境界:‘昨夜西风凋碧树。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。’此第一境也。‘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’此第二境也。‘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’此第三境也。”看了仰慕已久的照澜院。“照澜院”原系“旧南园”,教授们觉得不雅,朱自清先生把她改为“照澜院”。绿阴下,古老的四合院,显得安详而幽静,仿佛一位端庄贤淑的妇人,在静静地等待着她那远去的亲人。我屏住了呼吸,似乎听到大师们激烈的争论声及爽朗的笑声。

细雨时断时续,夕阳时有时没,燕子往来盘旋。我踱步于朱自清当年写《荷塘月色》的荷池边。四周绿阴环绕,杨柳婆娑,闻一多先生的雕像紧靠其旁。荷池曲折蜿蜒,像一条运动的鳝鱼,水流潺潺,细雨斜织,水的三分之二被荷叶覆盖,微风一过,荡起了绿色通道。雨滴洒在荷叶上,形成珍珠,晶莹剔透,掉在水里,溅起了一个个小小的水花,犹如鱼儿轻轻一跃。“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,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。叶子出水很高,像亭亭的舞女的裙。层层的叶子中间,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,有袅娜地开着的,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;正如一粒粒的明珠,又如碧天里的星星,又如刚出浴的美人。”所有能形容荷塘的词汇,都被大师用尽了,我只能望洋兴叹,所好的,大师写的是月光下的荷塘,我参观的是细雨夕阳下的荷池,还有一丝写作希望,但我的写作水平太有限,只能硬凑而已。

雨停了,夕阳在云层下再次射出光芒,整个荷池被映得银光闪闪,光亮而厚重,树叶儿青翠鲜亮,挂着晶莹的雨珠,像一群欢笑的儿童。荷叶欢快起来,你挤我,我挤你,左摇右摆,宛如舞女的绿裙。一只蜻蜓,落在一朵含蕾待放的荷花上,前后摇摆,悠闲自得。我想,如果大师在世的话,肯定又有一篇旷世佳作。

就要告别清华,我感慨颇多,身临其境地感受了清华的人文、渊博的文化、百年的历史,更圆了我近四十年走进清华的美梦。

冯子豪

【关闭】【打印】 责任编辑:王亚东

版权声明

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,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,未经本网允许,不得转载使用。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。

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。

视觉·图片

  • 新汴河大桥人行道改造工程顺利推进
  • 工业丝瓜助脱贫
  • 新汴河岸旗袍秀
  • 埇桥:多彩活动“庆七一”
  • 小街小巷治理见成效
  • 文明新社区 文明新生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