拂晓新闻网 > 汴水流韵
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57—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

回首不见狐父城

来源:拂晓新闻网--皖北晨刊    时间:2018-06-12 09:16    作者:

我有几枚闲章,经常钤在新买的书上,最令书友们难以理解的是那枚“狐父城下读书郎”,他们不知我与狐父城有何关联。

我孤陋寡闻,爱上狐父城也是最近的几年的事。我在看老家的一些史料时,发现被麦田和村庄覆盖的狐父城遗址就在离我家二三里远的地方,我小时候曾去过那里,远望去春天是一片绿油油的麦田,秋天是高矮参差的玉米、大豆或棉花,于其他方向别无二致,风一来一片絮语。

那年春节,我去邵寨的敬老院,看望家族中我称为二爷爷、二奶奶的一对老人。冬天的阳光像过滤过的一样,虽然明亮,却感受不到几丝温暖。敬老院里除了几棵冬青,不见生机,暮气沉沉,一如居住在这里的人们。那曾是一所学校的所在地,后来变成了全镇唯一的一所养老院。距离养老院的不远处就是传说中的狐父城遗址,我想起那满地的旧人旧事旧情怀。

史料记载,狐父城亦作狐父聚,狐父城的由来与公子重耳有关。公元前655年,晋公子重耳逃亡在外,跟随他的著名贤人有赵衰、狐偃、贾佗、先轸、魏武子等。另有数十人,名气较小。其中的狐偃,名叫子犯,又名咎犯,是重耳的舅父。

公元前642年,重耳过曹国来到宋国,芒砀山北一带属于宋国。宋国讲究仁义,赠给重耳八十匹战马。公元前636年,秦国送重耳回到晋国,成为晋文公,在外流亡了十九年,可谓艰难备尝。已六十二岁晋文公得国后,励精图治,封赏随从,自然要奖赏他的舅父狐偃。

公元前634年,宋国背楚亲晋。第二年,楚国派兵攻讨宋国,包围了缗邑。宋国向晋国求救。晋文公知恩报恩,组成了中、上、下三军,派出兵车七百乘,士卒三万七千人。上军的主将是狐毛,副将是狐偃。他们从南边进攻楚国的盟军曹国,攻下了陶丘,并由此引发了城濮大战,以少胜多,晋胜而楚败,晋文公从此成为春秋时期的霸主。

宋国向晋国求救是有条件的,即要把芒砀山以北的赋税年年缴给晋国。晋文公嫌费事,就把狐偃的食邑封到这里。芒砀山北便成为狐偃收税的地方。约在公元前630年后,狐偃在此建城。城建好后,人们便把这座城邑称为狐父城。

《汉书》载:“陈胜之汝阴,还至狐父城,其御庄贾杀胜以降秦,葬砀。”可见,陈胜在狐父城被车夫庄贾杀害。司马迁曾到狐父城、砀县、下邑等地走访,搜集文史材料。他在《史记·曹相国世家》中载:“(曹参)击秦司马泥于砀东,取砀狐父”。

狐父城还以产兵器名戈而闻名天下。《典论》载:“昔周鲁宝雍狐之戟,屈卢之矛,孤父之戈,徐氏匕首,凡斯皆上世名器。”《荀子》也有记载:“是人也,所谓以狐父之戈钃牛矢也。将以为智邪?则愚莫大焉。”这是说用狐父出产的优良之戈去刺牛粪一样不值得呀!语气中颇有“杀鸡焉用牛刀”大材小用的意味。除了产戈,还有狐父之盗,《吕氏春秋》记载:“东方有士焉,曰爰旌目,将有适也而饿於道。狐父之盗曰丘,见而下壶餐以餔之。爰旌目三餔之而后能视,曰:‘子何为者也?’曰:‘我狐父之人丘也。’爰旌目曰:‘嘻!汝非盗邪,胡为而食我,吾义不食子之食也。’两手据地而吐之不出,喀喀然遂伏地而死。”

列子就批评了爰旌目的迂拙,认为:“狐父之人则盗矣,而食非盗也。以人之盗,因谓食为盗而不敢食,是失名实者也。”清代学者、骈文家汪中根据《列子》中所记狐父盗的故事,有感其事,写了一篇《狐父之盗颂》。指出世俗的所谓“盗”,倒是“悲心内激、直行无挠”真正的仁者,那些满嘴仁义道德的人,却是一些无仁无义之徒。对狐父之盗给予极大赞誉:“吁嗟子盗,孰如其仁,用子之道,薄夫可敦”。

狐父城毁于宋代水灾,被黄河泛滥的泥沙淤积于地下,从此永远消失了,留下被四季役使的故事堪可回味,有些轻轻的俏皮,淡淡的刻薄。

这些狐父城的斜阳碎影,我没有见过,但有一段时间心有戚戚焉,于是请朋友刻了一枚“狐父城下读书郎”的闲章,无非是想借点狐父城的光,装点下虚荣心罢了。

陈满意

【关闭】【打印】 责任编辑:王亚东

版权声明

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,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,未经本网允许,不得转载使用。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。

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。

视觉·图片

  • 扶贫工厂助脱贫
  • (公益)图说我们的价值观:自由
  • 宿城新汴河景区“远航”节点主体工程完工
  • 2018年高考拉开帷幕
  • 中国向上百姓福(公益广告)
  • 特色农业助脱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