拂晓新闻网 > 汴水流韵
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57—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

来源:拂晓新闻网--皖北晨刊    时间:2018-06-05 10:48    作者:

对酸的味觉记忆,当数青杏了,初夏时节,瓜秧上结的瓜还是纽儿,苹果梨子还在绿叶里藏匿,门口杏树的枝条倒已垂垂累累了,伸手揪一个杏,还是青疙瘩,在衣襟上擦掉那层茸茸的白毛,啃一块放嘴里嚼,汁液从脆生生的果肉里渗到舌尖,天啊,真酸!酸得咧嘴呲牙,生出满口津液。可架不住嘴馋,等那阵近乎痛苦的酸在味蕾上消失,还要咬一口,再咬一口……书上说望梅止渴,在还没有尝过梅子的那个年龄,我对酸的感受和想象力,就定位在这没有成熟的青杏上了,谁若高叫一声前面有杏林,保准可以给我立马止渴,加快行军速度。

那时的生活慢条斯理,几个青杏便打发掉半上午光阴,嘴馋倒是满足了,只可怜了牙齿,都给酸倒了,软软的,中午吃饭,连馒头都嚼不得。还有就是山楂。山楂最有欺骗性,你看它红艳艳的那么诱人,甚至捏着都面软了熟透了,却是一副蛇蝎心肠,咬一口,能酸得人七窍生烟。谁说醋酸?醋再酸,只是调味而已,菜里倒那么一点拌拌,不会诱惑得你酸倒牙齿,就是现在流行的醋饮料,也只酸得适可而止。至于酸菜,故乡不大腌,我后来吃到的酸白菜酸豆角等,其酸也都颇为小儿科。

葡萄之酸,几乎可以与青杏比拟,因为汁液淋淋的,一入口,倒比杏更有杀伤力,所以它不比青杏,可以让你悬梁刺股地忍下来细嚼慢咽,它是绝对不能忍受第二颗的。所以我买葡萄,总要抱着十分的怀疑精神先尝上一粒,确认微酸才敢入手,纯甜的也往往不买,没滋味,淡淡的酸浓浓的甜,才是最可口的搭配。如同人生,从头甜到梢从内甜到外,也挺没意思,总得五味尝遍才叫滋味。对于一直吃甜的人,最初的那点微酸总不能容忍。记得娃娃刚三个月大的时候,给她挤葡萄汁喝,小塑胶勺子里的一点汁液,感觉挺甜的了,可抹到嘴里,却把她酸得五官移位,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。这是她人生的第一勺酸吧,很快她就接受了这种味道,而且,终有一天她会明白,味蕾之酸只是口腹刺激,真正入骨的酸,是酸辛之酸、酸楚之酸、酸痛和酸寒之酸。

明末清初的那个文学批评家金圣叹,那么穷的日子都没让他觉得辛酸,他的名片是幽默,是洒脱和任性,那个酸得连观众都失魂落魄的场面,是他的刑场别子。那天,人群把刑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,稚子抱着身披枷锁的他号淘大哭,他却把泪忍下来,含笑抚着孩子的头,说,宝贝别哭,爸爸给你出个对联吧,“莲子(怜子)心中苦”如何对?伤心的孩子怎么会有心思联句?金长叹一声——傻孩子,“梨儿(离儿)腹内酸”呐……“怜子心中苦,离儿腹内酸”,这种父子之别,阴阳之别,是何等的黯然销魂?父亲舍却幼子的那颗心,那种蚀人魂骨之酸,又岂是梨儿之酸所能比拟?在场的,大家群体落泪,不在场的你我,想来也觉得鼻子一酸吧。

死别之酸,其重如山,太沉重,幽默如圣叹者,也是努力忍下鼻子的酸,才把泪咽下去的吧。都说他临刑还在搞笑,告诉别人“花生米与豆腐干通嚼,有火腿滋味”,如果此言当真,我真想知道,他那么强大的内心是如何修炼的,如何腹中泪已载舟,还能保持着五官的谑浪嬉笑?

拈酸吃醋之“酸”,有类似于金圣叹的幽默,却是把“酸”这个象形字画成人脸漫画的冷幽默。那个悍妇不让老公纳妾,皇帝要给他的大臣出气,就赐给悍妇一瓶醋,说是赐死的鸩酒,悍妇怒目而视,宁愿一死,也不可与人分享老公!脖子一仰灌将下去,其酸倒牙,才知道是醋,严肃刻板的朝堂立马“轻松一刻”;冰心发表小说《太太的客厅》讥讽林徽因,林就把从山西带来的一坛子老陈醋捎给她,“呵呵,你嫉妒我,吃我的醋吧?”此举在江湖广为传扬,气得冰心从此与她再不往来。林这一招,可比在报上反唇相讥公开抓挠更有水平吧……

你看,有了酸,生活就小说似的有了起伏之波澜,文似看山不喜平,吃食也是,生活也是,酸苦也好,酸甜也罢,都是人生滋味,都能滋养人生。有些酸味你不想亲尝,世界那么大,就做一做看客吧。

秦桑

【关闭】【打印】 责任编辑:王亚东

版权声明

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,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,未经本网允许,不得转载使用。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。

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。

视觉·图片

  • (公益)图说我们的价值观:和谐
  • 留守儿童过“六一”
  • 萧县130万亩小麦开镰收割
  • (公益)图说我们的价值观:文明
  • 传承家风 留住记忆
  • 益童书屋 托起希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