拂晓新闻网 > 汴水流韵
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57—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

蜗居琐议

来源:拂晓新闻网--皖北晨刊    时间:2018-05-29 10:57    作者:

前些年,电视剧《蜗居》热播时,我还在任上,忙,没看。现在闲了,可以从网络电视中搜着看了,可我依然没看。

不想看。

我蜗居于我的这个蜗居里,三维空间几无空间:南北两卧,一大一小,都摆放了床、桌、书橱和收纳箱,很拥挤,穿行其间,很勉强;桌、橱与箱的上方,悬着贮物柜,紧贴着墙,顶着天花板,里面装满了旧衣旧被;紧靠南北窗的桌肚下及周边的空隙处,也都是满满的,堆的是旧书旧报;稍微宽松些的客厅,茶几与沙发下,塞的倒是新的,多是快递小哥送来的那些还算精巧的盒子。我有时也对自己深感错愕,年纪大了,竟对这些七七八八的东西格外地不舍起来了!譬如盒子,总觉着还能用得上。这或许是潜意识里对自己退休了,变成了无用之人的一种不甘吧?这种潜意识表露出来的结果,是那些盒子越攒越多了。如此种种,屋里也就难免显得有些乱,令人感到局促。好在拾掇得勤,还算干净。但局促的环境毕竟有压迫感,久了,有时会有些懊恼,却还得给出一副恬淡舒坦的模样。我会对来造访的某些问询者说,房子小不要紧,关键是心要宽;心宽了,空间也会觉得大,天地也就广阔了。

其实,这也是一种装,装作自己心胸豁达,根本不在意自己的蜗居状态。

蜗居这个词,出现的很早。

五代后唐的马缟在《中华古今注》中称:“野人为圆舍,状如蜗牛,故曰蜗舍。”他是从建筑形状的角度,以“蜗牛”一词比喻野人“圆舍”为“蜗舍”的。虽然也有个“蜗”字,“居”作名词与“舍”也不算太远,但“蜗舍”与“蜗居”,还是有很大分野的。倒是晚清学人徐时栋说得透彻。他在对蜗牛做过一番考察后,恍然大悟道:“盖凡壳虫不一,大小亦不等。然虫身长大,则壳与之俱长。惟蜗牛,始生时在壳中。及稍长,即脱壳而去,壳不与其身俱长也。以譬人家屋小,不能容多人耳。”他对“蜗居”一词的定义与解释,是比较靠谱的。

唐代强盛,审美趣味以丰腴为上,诗词歌赋也难免有些张扬。李商隐甚是自得地吟唱蜗居:“自喜蜗牛舍,兼容燕子巢。绿筠遗粉箨,红药绽香苞。”如此喜滋滋地描画蜗居,矫情是显而易见的了。事实上,唐宋以来,“蜗居”一词,几成“贫穷”的代名词。如唐初骆宾王有诗:“鹑服长悲碎,蜗庐未卜安。富钩徒有想,贫铗为谁弹。”黄庭坚亦有“孤材小蜗舍,乞火乾履袜”诗句,留于后世。

当然,古时更有一些对“蜗居”慷慨陈词的故事,与我们这一代所受的教育很接近:“穷且守道”、“贫益志坚”,满满的逸致豪情正能量。曾国藩曾作“蜗庐抱奇景,高视羲皇前”一诗,其豪迈乐观,跃然纸上;宋人在编纂《册府元龟》时,甚或颇为陶醉于后周萧太圜田园式的“蜗居”生活,“面修原而带流水,倚郊甸而枕平皋,筑蜗舍于丛林,构环堵于幽薄。近瞻烟雾,远睇风云,藉纤草以荫长松,结幽兰而援芳桂,仰翱禽于百仞,俯泳鳞于千浔”。说实话,有这样景致与意境为背景的“蜗居”,谁个会不喜欢?

一般而言,与蜗居相对应的是豪宅。所谓豪宅,其概念,也是因时因地因人因财力而异的。十多年前,我去北京,应邀到一女性朋友家做客。其宅所在小区“纳帕溪谷”,在京城很有名。望着那幢地上两层地下一层近400平米前后有院的宅子,我对她说,你这是豪宅呀!小我一旬的她,竟极不淑女地抚掌大笑道,这算什么豪宅?你去瞧瞧人家ⅹⅹⅹ(她说出了某当红明星的名字)的家,那才叫豪宅,与人家相比,我这就是蜗居!好嘛,我眼里足够高大上的豪宅,在她那竟成蜗居了!

近日,写此文,想起那事,依旧禁不住莞尔。真是应了那句网络流行词“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”,小地方的穷酸,小家子气一览无余了!于是,我忍不住去问了度娘,方知:豪宅是指比高档住宅的质量、档次、规模和售价等方面都更高的住宅。其豪华程度主要表现在对资源的占有率方面。真正的豪宅是指在特定地段,以度身定制的方式打造,具有鲜明建筑特色和历史人文价值的,专门供给社会上具有相当的财产、地位和权力的人居住的独立式住宅。好嘛,原来豪宅是专供品,衡量的标准是资源占有率!无疑,它与咱恍如星际般地遥不可及。咱住的是蜗居,是只有几十平米的蜗居。不过,想想那些混住在城乡接合部“蚁穴”里的“蚁族”,心里似乎好受了许多。

人的心理很奇怪,即使自己掉到水里,上不了岸,还是要庆幸自己只是掉到了浅水区,与那些在深水区挣扎,随时有灭顶之灾的人相比,不过是开始时受了点惊吓,或者顶多在慌乱中呛几口水,是断无性命之虞的。人啊,总会千方百计地为自己找个心理平衡点,与那些比自己还惨的比较,晦暗的心理,或在幸庆之后,有些悲悯,继尔也就平衡了下来。这种潜意识,虽说不上龌龊,但绝不是高尚,惟真实耳。

细细思量,自己虽无住豪宅的命,却毕竟有遮风挡雨之“蜗居”,远不至于沦落到杜少陵般“床头屋漏无干处,雨脚如麻未断绝”之窘境;如今,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和建设发展,不独我,许许多多的人,不是都可以“风雨不动安如山”了吗?放眼望去,实现杜子美那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”的期望,应该不会太遥远了……

耿志国

【关闭】【打印】 责任编辑:王亚东

版权声明

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,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,未经本网允许,不得转载使用。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。

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。

视觉·图片

  • 益童书屋 托起希望
  • 我省大豆种植机械化现场演示会在埇桥区举行
  • 肩挑勤与善 好日子如歌(公益广告)
  • 文艺进万家
  •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 建设美丽幸福宿州
  • 宿州:关注“无走失日” 用心点亮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