拂晓新闻网 > 汴水流韵
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57—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

村庄的动物

来源:拂晓新闻网--皖北晨刊    时间:2018-03-06 10:56    作者:

人在白茫茫大地建成家,环顾周身,就会像上帝创世一样产生想法。当然,人的想法没有上帝的想法伟大。人的所有想法都是围绕自身生存展开。就像蜘蛛只能关心织网一样屑小。

人说:要有鸡。于是就有了鸡。

鸡是不会飞的鸟。这话要在鸡变成家禽之后才准确。在之前,鸡当然是会飞的鸟。鸡会飞的时候叫雉。雉,左矢右隹,矢者,弓弩所射之箭也;隹者,甲骨文之鸟形也,是鸟的同源字。“雉飞若矢”形容雉像箭一样飞翔和憩落。

鸡是人类驯化的结果。驯化的鸡和在野的鸡(野鸡)分道扬镳,这是只有人类才能做到的事。

猜想在家禽里面,鸡是首先或早期被豢养的。相比于狗(狼)、猪这种凶猛的动物,相比于牛马这种大型动物,甚至相比于鹅鸭这种水禽,鸡应该最容易得到,最容易驯养的。鸡的生殖能力强,而且生活在树上,自然给人增加了捕获和驯养便利。

养鸡,几乎没什么负担。你有米可以给它一把,没有,它也饿不死。我们形容人生活艰难会想到一个词:土里刨食。真正土里刨食的是鸡。人倾倒的垃圾里一些谷粒饭屑,土里潜藏虫子草籽,都是鸡的食物。鸡像愚公一样终日挖掘这些吃食。它比我们儿时垃圾堆里捡“煤胡(核)”要仔细得多,也专业得多。鸡一生要走很多路,在鸡那里,吃多少粮食就得走多少路。它不靠巧取豪夺获得食物。食物是潜藏的,你不“将上下而求索”,几乎没取得的可能。

鸡靠自己活着,人靠鸡活得滋润。

鸡的好品质让所有人喜欢。就像你即使不是好人,也会喜欢好人,因为对于奉献没人会拒绝。鸡是最小的家禽,它产蛋的数量却是最多的。据说一只鸡,一年产蛋量可以超过自己体重数倍。

农人每天拿走鸡的蛋,鸡是知道的。怎么可能不知道呢?母鸡带领小鸡觅食的时候,可以准确无误地赶跑不是自己孵的小鸡,怎么可能对自己的血肉之物被掠夺一无所知呢?但是鸡确实像一无所知一样了。即使你当着它的面拿走鸡蛋,它都处惊不乱的样子,像不是它的东西一样看着你。其实生活中,总是一些牺牲奉养着一些索取。这是没办法的:正是靠奉献有了存在的空间和价值,这是弱者的生存法则。

鸡走开了,面对农人攫取的手。

在村里,鸡蛋是饭桌上的上等食物。鸡更是饭桌上的上等食物。鸡、鱼、肉、蛋四美食,鸡占了两个。家里来了客,没啥可以招待的,就杀只鸡。

村里几乎家家户户都养鸡。鸡像农户家的镰刀、草铲一样普遍,谁都置办得起。谁房前屋后没有几只鸡闹着,叫着,就不像个家。

鸡是乡村的钟。乡村的早晨是被鸡唤醒的。《三字经》上说,“犬守夜,鸡司晨”。当然这是针对公鸡说的。母鸡不打鸣。母鸡只管下蛋。下蛋公鸡和打鸣母鸡是世道混乱时的传说。我想:职责是一种秩序,是不能鸠占鹊巢的,更不能一手遮天。就季节来说,叫春生夏长秋收冬藏,春季三个月,是生物萌发时,夏季三个月,是生物繁茂时,秋季三个月,生物成熟收敛,冬季生物阳气闭藏、精华闭藏、生机闭藏,蕴含新一轮生机。而反季节蔬菜,满足了人的口福,未必就对人没有害处。就豆角这种蔬菜来说,生长期连虫都不吃它,只在成熟期才被虫蛀食,它的生长期一定产生令虫畏避的元素。虫不敢吃,人敢吃,人除了味觉,已经失去对食物趋利避害的本能。这是生物现象,社会现象也不例外,你让一个贪腐者管钱,让一个独裁者管权,让一个科学家经商,让一个商人做学问,让肉包子去打狗,让狗去看守骨头,结果都会与预期相左。

家里有闲着的老人,就会养一群羊。放羊是散漫的活,就要由活在慢日子的老人来做;家里有能干的主妇,就会养些猪,猪是懒惰的动物,只有勤快的人才能养肥它;家族户门大,占有土地多,就可以拥有大型家畜牛、马、驴等诸。靠水的村庄,一定还会有些鸭鹅。

晚霞弥漫的坡地,就会有叼着旱烟杆的老汉看守着羊群。简陋的猪圈,提着一桶泔水的农妇抬腿跨进来喂猪。散发牛粪味的牛棚,会有汉子挥臂在牛槽里搅动木棍给牲口拌料。薄暮时光,便会有排着凌乱长队的鸭子一路“呷呷”叫着,在乡间小道上行进。

在农人豢养的禽畜中,狗显得有些清闲。整天游荡的猫还要抓一只老鼠呢。狗不抓,狗抓老鼠,是做一种多管闲事的事。狗是村庄的锁。狗的职责是守护家园。这事也只有狗能做。有一种动物也想做,但做不好。就是鹅。

一只老鹅能准确分辨出主人和陌生人,它用尖叫警告,用长喙攻击陌生人的腿脚。但比起狗来,它威度不够,力度不够,效果也逊色得多。好在农人也并不指望鹅看家。它有另外的事可做,它是吃草下蛋的动物。它下的蛋应该是家禽里最大的蛋。这才是鹅住进农家的真正价值所在。要知道,农家贫苦,不可能豢养没有贡献的闲物。

论起看家,恐怕没有比狗更合适的动物了。狗是通灵的动物。当然我说的通灵,还不是传说中狗能有看到邪魔外道的天眼。狗的灵性足以和人交流感情。你要是狗的主人,就一定能从它的神情举动中,看懂它。除了灵敏的嗅觉和超人的听觉,它还有超人的忠诚。是的,这是连人类都不完全具备的品质。狗饿死都不会背叛它的主人的,这是它自立于世间最充足的理由。

从前的村庄,基本见不到小型的狗。都是狼一般大小的狗。小了,起不到看家护院的作用,大了,令人畏惧,就和邻人有了隔阂,邻人就不轻易来往了。中等体形的狗,人们觉得其行为在可控范围内,是最受欢迎的狗。当然现在变了。人们养着养着,把狗养得越来越小了,也把狗的看家功能养丢了。

没有看家功能的狗叫宠物,宠物是人类的奢侈品,狗就被养成这个时代的奢侈品。

在村庄,家禽家畜凭自己的本事,成为家的成员。它们被驯化了,就有了家这个生存空间。它们的同类,在野的动物们,依然与强大的人类保持着对峙与不屈,它们的生存空间也因此日渐逼仄。雉鸡零星明灭于人迹罕至的大野,狼几乎游离了人们的视线,野牛野马野猪龟缩进最后的森林。

有时自由由惨重的代价中得来。这令人尊重,也令人唏嘘。

村庄有了,就有了一些依附于村庄的生物。依附并不等于合作或招安。它们既向往大野,也抵御不了村庄的吸引。

猫,你不要认为它是家畜。它不是。猫并没有经过人类的驯化,它是主动投身村庄。这就应了那句话: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。狗可以穷养,一旦认准了主人,再穷都不会背弃;猫却只能富养,可以任你玩弄于股掌间,如果邻家有比你优越的生活,他就有可能成为邻家的常客。猫可以跟你亲密无间相伴相随,你都不会想到温顺里藏着反骨。今天和你亲近,说不定明天就会一别多日,或者从此和你两不相见。也可能,它会和你在哪个屋顶、树上,阴鸷地俯视养育过它的院落。猫,像极我们永远处不到心的某些人。

鼠,有两种。田鼠和家鼠。田鼠是田野的老鼠,但家鼠只是家里的老鼠,没人请它到家里来。家鼠是一种寄居鼠。它寄居在村庄农家,过着小偷的生活。有意思的是,田鼠在田地里偷,人们不是太怀恨。家鼠在农户里偷,就被人们痛恨。算起来,田鼠在田地里并不只是偷一家,谁家的都偷,这让人心理平衡,家鼠只偷一家的,这才是让人最气愤的。所以,人人喊打的是家鼠。没有谁拿着老鼠夹子去田野里夹老鼠。

狐狸有超越大多动物的聪明。但是人类并不愿意驯化它。人类把动物界盘算了一遍,挑选了牛、兔、马、羊、鸡、狗、猪、鸭、鹅这些动物共处。人不选狐狸,并不是忽略了它。也不是它没有长处,聪明就是它最大的长处。但人类最不缺的就是聪明。有人类这种聪明就够了,至于狐狸这种精明,是多余的。人类可以借动物的力气,可以借动物的忠诚,可以借动物的身体,但唯有聪明不必借。况且,有了人这种聪明,其它动物的聪明都是小聪明,小聪明是可笑,也是可以鄙视的。

侯四明

【关闭】【打印】 责任编辑:王亚东

版权声明

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,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,未经本网允许,不得转载使用。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。

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。

视觉·图片

  • 民俗社火闹元宵
  • 家庭医生为健康护航
  • 元宵节捏面灯
  • 埇桥:人勤春早田管忙
  • 新春求职忙
  • 宿州大地年味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