拂晓新闻网 > 百姓博事
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57—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

三窥“烂泥滩”

来源:拂晓新闻网--皖北晨刊    时间:2018-07-19 11:08    作者:

上世纪70年代末期,我结束了长达数年的知青生活来到了砀山果园场。一个盛夏黄昏,劳作一天的知青们刚回到宿舍,便神色怪异地三五成群相约出去,我正疑惑,就见连长推门进来对我说:“不要和他们一块胡乱溜达,更别去闯什么禁区……”。我更疑惑,连长接着说:“我敢保证,他们又去烂泥滩洗澡了”。“去烂泥滩洗什么澡,沙泥浴啊”?连长见我没接茬,“哼”地一声走了,把烂泥滩的那股神秘抹在了我的心上。

后经打听,“烂泥滩”是知青们给起的名,他们发现了一个极其隐蔽的清水潭,可以洗澡,鉴于这地方远离连队,偏僻荒凉,单人是不敢去的,必须拉着你或喊着他(她),所以对外称“拉你他”,连长和职工们谐音成“烂泥滩”。实际上,这是黄河故道拐弯处一个类似荒芜的原始断流区,草蒿茂长,荫柳丛生,野芦苇铺天盖地,野兔、野鸭时常出没。春荒、夏荫、秋萧、冬凝,是个人不常去的地方。更令人背冷的是那里曾出现过诸多怪事:老人们讲,日寇侵犯中原,百姓躲进烂泥滩,鬼子进去扫荡,没有一人生还。青年人说:他们去那里逮过鸟,无论用枪还是弹弓,只见鸟倒,就是找不着。连队干部告诉我一个真实事件:几个女知青傍晚偷偷去洗澡,穿衣时发现内衣像是被人挪动,保卫科派人调查,最终也没给个结论……于是为了安全起见,烂泥滩被兵团列为禁区,我终于明白了连长监视知青并着重叮嘱我的原因了。

第二窥是在八十年代初期,全国土地普查,烂泥滩的归属要有个明确界限,于是我们介入了这个神秘地方。并见到了长期居住在这里的几位刑满就业工人,他们是阶级斗争的产物,学会了在政治大气候中寻找避风小港湾的本领,所以主动要求守护这里,真是“非其所习,从而不为所乐”,荒凉被他们当作了宁静;蛇与刺猬成了口中美食;腹泻拉水就挖点车前草熬水喝;皮肤感染就嚼点蒲公英糊上;冬天用苇絮编成毛窝取暖;夏季枕着蒲黄清热。每年只须完成连队交给的“造水田”“种稻谷”“打蒲包”“织苇毡”的任务即可,这里似乎成了与人隔绝的另番天地。

说到“烂泥滩”,他们笑了,带领我们沿着小径,穿过一片荒草,找到那块净地,面积约两亩,岸上绿草绒绒,犹如铺毯,潭中碧水清澈,隐见小鱼游弋,四周芦苇丈高,形成天然屏障,遮人眼目,冬温夏凉,的确是个难得的洗澡地方。幸亏这里一直用“烂泥滩”掩护着,否则早已因众多人的涉足而变成普通池塘。

第三次接触“烂泥滩”是在2010年,我随黄河故道考察团路过这儿,此地已被正式命名为“湿地”,并被列为省重点保护区域,当时正值“絮皑皑,水茫茫,风吹草低见蒲黄”的初秋,站在塔楼上,望着那接近干枯但仍现黄绿色的百亩荷塘,不由让人想起“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”的六月景色。远处,鹭鸶立在沼泽地上,用长长的喙安详觅食;近处,野鸭凫在水中时隐时现,有几只还向我们渐渐游来;不知名的小鸟在茂密的芦苇丛里叽叽喳喳,抛掷几块瓦片也没能影响它们的大合唱,一幅温馨和谐的场面让我们陶醉在大自然的怀抱中。

陪同考察的县文化局和旅游局的同志介绍说,这块湿地有两万亩,常年雾气缭绕,时而成团,时而消散,变幻莫测,有时拍摄照片,这边刚刚调好镜头,那边景物就模糊了,总难抓住清晰画面。更有意思的是,有些长喙鸟竟敢飞到岸边,从人们携带的背包中寻找吃的食物……听到这里,我突然明白以前听说的鬼子有进无出、枪和弓难以射鸟,女知青衣物被挪动的真正原因了,烂泥滩的神秘一下被抹去,它就像一个赤裸的少女,纯洁质朴地静卧在黄河故道的深处,望着这块净地,我耳边响起佛教中的一句禅语:“风来疏竹,风过而竹不留声;雁渡寒潭,雁去而潭不留影”,此地此景多么相似。你来了,可以尽情想象,感悟一切,你走了,却什么都不会留下。

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,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”,我的所谓伊人,不就在眼前吗?

阚知

【关闭】【打印】 责任编辑:王亚东

版权声明

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,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,未经本网允许,不得转载使用。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。

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。

视觉·图片

  • 小小志愿者 共创文明城
  • 埇桥:飞防田管忙
  • 书香相伴 文明同行
  • 文明创建我先行
  • 请用文明尺子丈量自己(公益广告)
  • 产业扶贫重精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