拂晓新闻网 > 百姓博事
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57—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

一楼不是楼

来源:拂晓新闻网--皖北晨刊    时间:2018-06-28 10:49    作者:

“一楼不是楼”是我们全家三十多年前的一致认识。

那是1987年,我父亲任教的宿州三中,准备建一栋四层高的“讲师楼”。那时的中学五级教师职称就相当于大学讲师职称。这栋楼虽然每套不足50平方米,只有两室一厅一卫一厨,但在当时就相当不错了。我父亲是中学五级教师,且资格较老,理应分到一套房子。能在城里拥有一套楼房,是我们全家梦寐以求的事。因为在这之前的几十年里,我们家住房条件都是非常差的。上个世纪六十年代,我们住在利辛农村老家,其住房条件之差难以想象。那时我们家就住在只有10来平方米的茅草房子里,这个房子既是卧室,又是厨房。烧柴做饭,烟熏火燎,墙壁黑,房屋黑,被褥黑。每至下雨,屋外雨大,屋内雨小。后来我们家迁徙到宿县农村,房子虽然宽敞一些,但依然住的是草房。再后来,我们家搬进了城里,虽然住上了瓦房,但只是一间半房子,家里人口多,晚上睡觉,只好打地铺。连来给我们家送蜂窝煤的师傅看了都说,你们家真穷!但我们不感到穷和困难,因为“讲师楼”正在建设中,我们家很快就能住上楼房了。

然而,天不佑我母亲,在“讲师楼”开工不久,我母亲就突发脑梗瘫痪在床。为了让母亲打起精神,增加生活的勇气。我们几乎天天都对母亲说,我们快住楼啦!每听到这句话,母亲那浑浊的双眼就突然明亮起来。我们常听她喃喃地说,我不能死,我要住楼房!几乎住了一辈子低矮破旧茅草房的母亲,是多么渴望住上楼房。

“讲师楼”在大家的期盼中终于建成了。学校可能考虑到我母亲偏瘫,上下楼困难,带有照顾性地给我们家分了一套一楼的边房,并且带个小院。这在现在是抢都抢不到的好事。可我们家却不领情,一致反对,我反对得尤为强烈。是不是我们全家人脑子都有病了?非也。那时我们都认为一楼不是楼。期盼了那么长时间,分的却是一楼。住一楼同以前住平房有什么区别?住二楼以上那才真正叫住楼。这一年多来,母亲最大的精神支柱就是住上楼房。我们也不考虑母亲上下楼的问题,坚决不要一楼,住二楼以上,让我这个苦命的母亲在她有生之年,真正住上楼房。校领导在摇头叹息中拿出笔,把分给我家的一楼划掉,换成了二楼。四层的宿舍楼根本没有电梯,是我把母亲背上二楼的。对半身不遂的母亲来说,住二楼是非常不方便的。但母亲却经常坐在阳台上,很幸福地看着外面的风景。

三十多年前,宿城最高的楼也没超过6层,而现在是高楼林立,几十层高的楼多的是。很多农民把地租给别人,挤进城里,住上了高楼。然而早在十多年前,我的思想就发生了很大变化,有了“守拙归园田”的想法。2001年,趁着房屋拆迁,我在城市的背后花了十来万买了一处房子。虽然地处偏僻、交通不便,但房子便宜,又是单门独院。抬腿就可来到院子里,夜晚可以仰望天空看星星,白天闲暇时可以养花种菜。我抱定要在这个既养身又养心的地方住到终老。可是今年三月份,权威部门和权威人士却发布重磅消息:此地要拆迁!这下我可慌了腿。拆迁安置的是楼房,我院子里石槽、缸缸盆盆往哪里放?我又去哪里种菜?

于是我四处奔波,寻找一楼带院的房子。不问不知道,一问吓一跳。远离市区的一套别墅,价格一般都在200万以上,这对我来说就是天文数字。近处高楼一楼不仅不是独门独院,且冬天阳光照射不足。就是这样的房子,也比二楼以上贵很多。为什么现在会出现这“一楼难求”的现象?权威人士解释说,“久在樊笼里,复得返自然”。现在城里有钱的主多,住腻了高楼,都想往城外跑,都想过田园式的生活。

屈海波

【关闭】【打印】 责任编辑:王亚东

版权声明

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,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,未经本网允许,不得转载使用。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。

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。

视觉·图片

  • 新汴河岸旗袍秀
  • 埇桥:多彩活动“庆七一”
  • 小街小巷治理见成效
  • 文明新社区 文明新生活
  • 创建文明城 志愿我先行
  • 文明创建向一线延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