拂晓新闻网 > 百姓博事
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57—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

难忘槐花香

来源:拂晓新闻网--皖北晨刊    时间:2018-05-10 10:33    作者:

四月末是故乡槐花尽情绽放的时节。正所谓,人间四月芳菲尽,犹有槐花暗香来。明媚的晴空下,槐花盛开了,小巧的花瓣大串大串地悬于枝头,下坠的枝条在风中摇摇晃晃。在高处远眺,绿浪中涌起团团白云,空气中飘溢着馥郁的花香,时浓时淡,随着清晨和傍晚的春风四处飞散。闻着这花香,醉了人也醉了心。

这样的时候,春意融融的光景宜人。可宜人的又何止是阳春烟景?于童年的我们来说,那一串串如碎玉般的槐花远比春色更诱人,更谗人——今天的孩童可能难以感受到那种野趣了。而在那些清苦贫乏的岁月,槐花却是可以解馋的。

我的家乡在安徽、江苏两省交界处的潼河南岸。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,潼河两岸绵延数十里满是洋槐树。在那样特殊的岁月里,每家每户正是靠槐花充食填饥,才熬过一个又一个青黄不接的日子。

那时,每天放了学,放下书包,作业也不做,先要摘槐花。槐树很高,且树枝有刺,徒手够不到,爬树要被刺咬,怎么摘呢?用铁钩子钩!用一条很长的竹棍,头上缠上铁钩,将开满槐花的小枝用钩子拧断,槐花自然就掉下来了。篮子摘满了,兴高采烈地背回家,一路欢歌,一路笑声,幸福的心情被这槐花装得满满的。

采回家的槐花,经父亲认真地淘洗,再经母亲的加工,或水煮凉拌,或与野菜混炒,或包玉米面馍等等,不管什么吃法,均能吃出不同的香味。这时节采回来的多了,每家都会吃不完,便把槐花开水焯后,晒干收藏起来,等到夏秋接着吃。槐花不但给了人们视觉的盛宴,更是儿时向往的佳肴美味。

40多年过去,而今,潼河两岸早已没了洋槐树,取而代之的是高大挺拔的白杨。以至于后来这么多年,每当槐花飘香时,那一缕甜甜的醉人的气息,总在回忆里久久飘荡。

刘文礼

【关闭】【打印】 责任编辑:王亚东

版权声明

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,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,未经本网允许,不得转载使用。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。

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。

视觉·图片

  • 防震减灾进社区
  • 砀山:种植户和电商“结良缘”
  • 千年古会变商海
  • 宿城新汴河景区百日菊盛开迎客
  • 青春扶贫 你我同行
  • 爱惜粮食(公益广告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