拂晓新闻网 > 百姓博事
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57—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

他忘掉了很多事情

来源:拂晓新闻网--皖北晨刊    时间:2018-04-26 10:33    作者:

脑溢血真可怕,重则不保命,轻则会残疾。父亲不幸患了此病,命是保住了,可病后却出现了左腿左胳膊不能动的症状,真应了“男左女右”之说。父亲不仅失能,而且失智。他住进医院后,为了唤醒他的记忆,我们问他现在在什么地方,他眼皮抬了一下,然后又合上,根本不回答我们的问题。反复问他,回答总是含混不清。待他稍清醒一点,再问他现在在什么地方,他说他在屈小庄。

父亲说的屈小庄,是安徽毫州利辛的一个非常偏僻、即使在利辛县地图上也找不到的小村庄。屈小庄名副其实,全庄只有20来户人家,70多口人。屈小庄是父亲的出生地,也是他童年和少年生活的地方。父亲对屈小庄不仅记忆深刻,而且非常眷恋。他几乎每年春节或清明节都要回屈小庄祭祖和拜见父老乡亲。他每每在用毛笔抄录名人名言或诗词时,落款处总写上“小庄人沐手恭书”等字样。屈小庄是父亲魂牵梦绕的地方。父亲是他同龄人中唯一从屈小庄走出来吃公家饭的人。父亲一生教书,没成为教育家,是标准的教书匠,他一生当的最大的官就是班主任兼教研组长。

在北京工作的四弟得悉父亲病情,请假急返宿。四弟非常孝顺,在医院里侍候父亲,每天二十四小时,常常衣不解带,定时给父亲喝水、喂饭、翻身、捶背、换尿裤、擦洗等。这样陪护的每一天,四弟都会问父亲:“我是谁?”父亲总含混地说:“不认识。”四弟假期已满,要回北京上班。头天晚上,四弟对父亲说:“我明天要回去上班了。”父亲问:“回哪儿?”四弟说:“回北京。”父亲说:“我有个儿子也在北京。”四弟看着依然迷糊的父亲,两眼噙着泪,和衣躺在父亲病床前的简易折叠椅上,陪父亲度过他回北京之前最后一个夜晚。

那天天气依然较冷,病房外天寒地冻,病房内由于医院统一供暖,却温暖如春。本就迷糊的父亲,按正常情况,到了晚上九点多钟,就该睡着了。谁知父亲就是不睡觉,反复用手掀被子,用脚蹬被子,被子不是被蹬在一边,就是被蹬到地上。四弟怕父亲受凉,多次起身给父亲盖被子。可当四弟再躺下时,父亲又重复刚才的动作。这样折腾到晚上十点多钟,父亲依然在掀被子,蹬被子。四弟有点急了,就问父亲,你为什么一直这样做?父亲回答含混不清,四弟没有听明白,再问,依然回答不清。每遇到这种情况,四弟就会拿出一个小垫版,上面夹着几张白纸,再拿出一支笔,让父亲能活动的右手写下他想表达的意思。这天晚上,父亲抖着右手,歪歪斜斜写下五个字:“你没盖被子”。父亲教一辈子中学语文,在黑板上写了无数字,给学生批改作文写了无数批语,四弟感到父亲都没有写这五个字那么费劲、那么吃力。这五个字虽然写得不端正,但我们感到字字都是用血写成的,是世界上最美的五个字。

父亲忘掉了很多事情,但他从未忘记爱他的子孙。当我把这个让我泪水涟涟的故事说给亲朋听时,他们一下子就想起电视中一则公益广告:一个失智老人在餐厅用手抓盘中的饺子放进衣兜,他说他儿子最爱吃这个。

我的一个朋友说,他多想为父亲尽一些孝,即便父亲认不出,他也要让他一睁眼就能看见他最爱的儿子,可怜,他父亲连得失智症的机会都没有就走了。

屈海波

【关闭】【打印】 责任编辑:王亚东

版权声明

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,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,未经本网允许,不得转载使用。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。

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。

视觉·图片

  • 低碳出行 你我同行(公益广告)
  • 宿州:千名老人展风采
  • 砀山“新零售”成新经济增长点
  • 记得住乡愁 看得见未来
  • 扶贫工厂帮民富
  • 花满宿州美如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