拂晓新闻网 > 百姓博事
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57—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

过年

来源:拂晓新闻网--皖北晨刊    时间:2018-02-09 10:34    作者:

提起过年,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小时候情形。

那时,只要一吃过腊八饭,整个小村庄便忙碌起来。为了庆祝过年,大人们赶置年货,所备吃食,除了鸡鱼肉蛋荤菜外,还有粉丝、萝卜、菠菜等素菜,另外葱姜蒜末足够的佐料必不可少。我们这些小孩子跟在大人后面跑腿,给院里劈柴的父亲递斧头,给厨房蒸包子的母亲抱柴烧灶、递篮子。待大人把蒸熟的包子热气腾腾地向凉席上一摊,我们抢得比老鼠还快,小孩比赛看谁吃得多。偶尔门口出现两个刁钻的乞丐,大过年的,再穷的人家亦会慷慨施舍。

从旧年腊月二十四小年,到新年过后的正月初十,这个年才算庆祝完。其间,大人把吃食备得丰富繁多,边吃边玩牌搓麻将或看电视。那时候电视在我们村庄还是新鲜物,特别是小孩,对电视的稀奇,就像现在人们议论外星人似的。除了看电视,还有一个绝好的兴趣,那就是用大人给的压岁钱买烟花炮竹打炮仗。当然,这是小男孩的把戏,对于我们小女孩来说“穿新衣”。

记得那年除夕,母亲在案板上摆了各色糕点,然后让我们兄妹5人一字排开,每人分得两块糖果和一双新运动鞋,另外又给两角压岁钱。母亲把4个小男孩打发走后,又从箱底拿出一件的确凉新罩衫,和一支宫纱制作的粉红茶花,说让我明天去给姥姥姥爷拜年。

第二天,母亲帮我穿上新衣,梳好头,把我拉到镜子前。那里面有个戴花儿的小丫头,花枝招展,甩着两根羊角辫,蝴蝶似的朝我扮鬼脸。姥姥住的地方离我家不远,一路上蹦跳着哼着歌儿,到了庄头,西邻的二舅妈,东邻的大舅妈,一个劲地朝我笑:“哟,小燕子,今天打扮得好漂亮,来拜年的吧?”我不好意思地“嗯嗯”回应着,低头走过去。姥姥姥爷已经起床,见了我,欢喜得如采到星星,捧出一大堆好吃的,又说我懂事,又说我可人疼。姥爷从腰里掏出20元钱,说是给我买纸笔用。我哪里敢要?20元对于当时的我来说,是一笔想也不敢想的巨款。受宠若惊的我,始终没敢伸手,后来姥爷还是把这钱交给母亲,说是给他外孙女的压岁钱。

而今,我长大了,那些亲人也都走了,被疾病所困,行动不自由的我寄居在一家养老院里,和一群孤寡老人住在一起,他们都疼爱我,拿我当孩子看待,过年的时候,也会把好吃的好玩的都送给我,只是,当初的情怀已不复在了。

燕儿

【关闭】【打印】 责任编辑:王亚东

版权声明

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,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,未经本网允许,不得转载使用。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。

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。

视觉·图片

  • 鲜花迎新年
  • 2018宿州春晚精彩纷呈
  • 剪纸艺术进社区
  • 春联送给农民工
  • 2018年春运第一天
  • 农机手“充电”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