拂晓新闻网 > 百姓博事
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57—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

他是谁?

来源:拂晓新闻网--皖北晨刊    时间:2018-01-25 09:56    作者:

“蒋雯丽是谁你都不知道?”“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?”那天的饭局上,谈及母校,史君说,你跟蒋雯丽是校友,我问其人是谁,顿遭群起而攻,“她是蒋介石的闺女!”史君酒杯一撂,掷桌有声地抢白道。啊,蒋介石竟然还有一个水校毕业的闺女,我竟然一点也没听说过!顿时,我觉得自己面飞红霞,那个羞呀--真孤陋,竟然不知道老蒋还有这么一个闺女!

回到家,不及换鞋,第一件事就是找度娘,输入“蒋雯丽”三个字,跳出的词条竟然是著名演员,百里之遥的蚌埠人,也确实跟我是校友,还同在水利系统工作过呢。我多年不看电视剧,竟然寡闻到如此地步。不过既然她不是老蒋的闺女,也就说明我并非自己想象的那样无知,心里稍感宽慰了。对于一个不关注娱乐频道的人,能知道范冰冰孙红雷,知道《战狼2》和《芳华》,娱乐知识已经勉强可以算及格了。

关心则神注,是真理。你永远不会关注你不感兴趣的,无论人或者物。

那天,应当是霜降前的一天,一个周末,我们去皇藏峪看秋树,进山时已近中午,先生带着孩子走南路上,我喜欢安静,独自带着周信芳由北路上。山还绿着,几乎是空的,新修的木台阶上落叶不多,四下一片沉寂,我慢慢拾阶,听手机里喜马拉雅上下载的京戏,周信芳在唱《明末遗恨》,他沙哑的嗓音真适合空山里听,“听说是居庸关贼兵围困,三百年锦江山化为灰尘.....”,如果秋再深些,林染遍霜满阶,萧瑟秋风里黄叶乱舞,那种嘶哑里的苍凉会更让人神魂颠倒。我坐在台阶上,对着脚边一株未红的枫树冠,与他合唱了一段,随手发了一个微信,“落叶不满阶,层林未尽染,午正山空,壑尤静美。吾与周信芳共留声枝梢。”配发了几张皇藏峪的树,以及苔藓和黄菊。未过几分钟,有萧县的朋友打来电话,要立刻过来请我和周信芳吃饭。我愕然,好一会不知怎么答对,与周信芳一起吃饭,我可从没想过啊,这个驰名中外的京剧大师,他在我出生前就到另一个世界唱戏去了,要不然,哪怕迢迢千里,我也要找到他,与他对坐着,像这样坐在山梁上,邀山风野菊,共同吹一瓶烈酒!对从不听戏的我的朋友来说,“周信芳”这三个字,只是凡俗世界里任何一个人的名字,普普通通的名字,而对于京剧票友来说,它却是一声重雷,是一个烙在心底的、夺目的文化符号。

也是这等样剧情。那年,张爱玲的小说《小团圆》拍成电影热播时,就有某娱乐小报的记者打电话到剧组,要求采访编剧张爱玲,接到这样的电话,剧组人员估计也有若干秒钟的愣神吧,但瞬间有了一条“神回复”:好啊,你把采访提纲发过来,我烧给她!不知事后,那记者可也曾羞惭满面,你不感兴趣的人你不知道,谁也不能说你无知,但你的采访对象是谁都不了解,不仅仅是无知,简直是“无耻”了。想当年鄙人当记者时,去采访那如隔重山的一直逃避的经济场,之前不睡觉,也要把“银行利率”“能效标识”等相关名词查阅一遍。这是记者必备的素质,也是起码的职业良知。

慢慢进入清零的年龄,感兴趣的人和事越来越少,大浪淘沙似的,剩下那些放不下的,都在手心里攥着,越攥越紧,陷在皮肉里,陷进骨骼里,有融为一体的感觉。岁末里理一理,他是谁,她是谁,它又是谁,拣无关紧要的,再撕扯下一些来,减负,轻松进入2018。

秦桑

【关闭】【打印】 责任编辑:王亚东

版权声明

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,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,未经本网允许,不得转载使用。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。

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。

视觉·图片

  • 寒冬腊月育苗忙
  • 传授技能促脱贫
  • 2017年度“最美宿州人”受表彰
  • 宿州市汴北污水处理厂冬季施工忙
  • 宿州市新汴河景区再添新看点
  • 高新区人才大市场招聘会火爆开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