拂晓新闻网 > 汴水流韵
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57—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

凛冬忽至

来源:拂晓新闻网--皖北晨刊    时间:2018-11-27 10:47    作者:

前些日子还是秋天,似乎一夜之间就进入了冬日。刘禹锡在《秋词》中感叹:“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胜春朝。”想着择期好好欣赏一番秋天的景色,早上走出小区,迎面一阵冷风,猝不及防间才意识到秋天已经不在了。

季节的更替有时候快得让人来不及反应,嘴上不说什么,身体却非常诚实。路上的行人已经开始包裹自己,偶尔三两个穿着衬衫的少年,迎着风自马路对面走来,隐约听到一阵哆嗦声。

前些日子去沈阳出差,住在青年大街附近。这条路单向四车道,人行道也容得下机动车,端的是大气敞亮。沿街的道路种满了银杏,深秋染得叶子泛了黄,黄黄的叶子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。住的地方距离会场不远,工作结束了,背着包一路往回走,从一座高架桥下穿过,一条小道自桥下蜿蜒而过。

穿着工作服的阿姨认真清扫着地上的叶子,手中的扫把摩擦出沙沙的响声。有人说,一叶知秋,那一地秋叶呢?恍惚之间冬日将至,黄叶把自己埋进土里,像是冬眠一般,只不过,不一定会醒来了。又是一阵秋风,枝头几多摇曳,落下几片黄叶,仿佛在提醒我,不必匆匆赶路,也可适当驻足。

冬天是与寒冷萧瑟相生相伴的,就算白皑皑的雪并不常见,细雨和冷风总是一对伴侣,加之不太明朗的天气,还没到傍晚,就像入了夜。走在街上,四周尽是步履匆匆的行人,裹着大衣,搓着双手,冷得更加刺骨了。

冬天是穿着厚厚的衣服度过的。炎炎夏日,至少有短袖单衣的清爽,西瓜泳池的清凉。冬日则不然,这是一个略显笨重的季节——小时候没有羽绒服,只有棉花做的棉袄棉裤,里三层外三层裹起来,戴上帽子、手套,活脱脱的一个圆球。

小时候对冬天不甚欢喜,倒不是因为厚重的棉衣,而是每年如约而至的冻疮。母亲回忆,我尚在襁褓中的时候,脸上生过冻疮,从那之后便落下了根。试过许多偏方,大多并不奏效。有一年冬天,母亲不知从哪里寻来一个方子——生姜切片浸温水,在患处反复擦拭,如是一周可保冻疮根除。那几日,生姜用去几头,冻疮终究没好,却是两颊擦得几乎冒火。

故乡宿州尽管在北方,城里偏偏不供暖,空调不普及的年月,家家户户靠着煤球炉取暖。在堂屋支起一座炉子,旁边一个脸盆,堆满了煤块。围着炉子,一边烤火一边烤馒头。估摸着差不多了,拿起馒头咬一口,外皮酥脆,整个人添了几分生气。

这样的冬日,出门要裹着厚厚的衣服。衣服穿的多了,就容易藏住自己,也容易忘掉一些委屈,还有一些悲伤。外面的世界再怎么寒冷,至少自己是暖和的,就算有几缕不怀好意的风钻进来,也不打紧。冬日寒冷,人的火气也不是那么重了,大早晨见面,哈着热气问候一声,别有一种趣味。

冬天是美的,很多影视剧都有让人难忘的雪景,大雪纷飞的世界,天地一片银白。冬天是暖的,城隍庙永远不缺卖烤红薯的小贩,泥乎乎的汽油桶,黑黢黢的红薯,颜值不高,口味却是不赖,一块钱一个,剥了皮趁热吃!再冷一些,就到澡堂泡个澡,搓搓背,那可真是神仙享受。

冬天是一年的最后一个季节,像是在总结,像是在怀念。春樱冬雪,夏蝉秋霜,尽在冬日画上句点。这一年,我们经历过快乐、苦闷和委屈。入冬以后,要么忘却,要么封存。待风雪一过,又是一个轮回。

晏铭

【关闭】【打印】 责任编辑:王亚东

版权声明

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,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,未经本网允许,不得转载使用。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。

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。

视觉·图片

  • “泳”者无惧
  • 特色种植助脱贫
  • 党建阅览室理论“加油站”
  • 书香社区 共享阅读
  • “好人”进校园传递正能量
  • 砀山银杏:安徽“最北极”的黄金世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