拂晓新闻网 > 汴水流韵
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57—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

雁飞霜月天

来源:拂晓新闻网--皖北晨刊    时间:2018-10-30 10:06    作者:

中秋过后,田地里的庄稼,渐渐收割完毕,剩下一地白茬。草木干枯,衰草连天,“嘎”的一声,遥远处传来了一声雁鸣。嘎,嘎……一声接一声,叫声越来越近,声音愈来愈高,像是谁按响了由低音到高音的琴键,嘹亮在高远的天空中。南飞的大雁过来了。

村子里的老人,抬头望天:

“过雁了。”声音拉得很长。

雁阵惊寒,冬天就要到来了。

但这雁鸣,却喊破了秋空的寂寥。

我十岁的那年,家里的红薯已经刨出,切了一地的瓜干,晒在坡中。于是,这一晚,父亲要我和他一块去“看坡”。卧于野,月亮已经渐渐升起。仰望天空,无一丝云彩,星星早已悄然隐去了。夜空如水洗过一样,洁净、明亮。

这是怎样的一个高爽的秋夜啊!天空中,一群大雁正嘎嘎叫着飞过,它们情态悠闲,怡然的神情,让人神往。大约过了十几分钟,又有一群大雁,欢叫着从北边飞来,叫声此起彼伏,摇荡着整个夜空,静谧的夜,顿时活力四射。那一夜,连续地过了有五六群大雁,在水银般的夜空下,雁群飞得很低。我能清楚地看到它们飞翔的队形,它们翩翩的舞姿。雁群,有的摆成“一”字形,像一条长长的颤动的扁担;有的则成“人”字形,头雁领队,群雁分从,撑开的两臂,翩翩舞动,如藐姑射山上“神人”舞起的水袖;有的则巧妙地列成“之”字形,是谁有如此巨笔,竟然将那长长的一“捺”注入了律动的生命?

那一夜,我深深地被雁鸣秋月的景象震撼了,鸿雁从此住进了我的心中。以至于,后来,我常常对人说:听不到雁鸣的秋天,就不叫秋天。

第二次被雁鸣所震撼,是在我参加工作之后。那是一个霜后的早晨,天微晓,田野中的风,凉凉的。我正于野外跑步,豁然就听到了雁的鸣叫声,那是一种急促而又凄凉的尖叫。我抬头望天,并没有看到雁群,细细寻觅,终于在高高的蓝天上,看到了一只孤雁。深远的秋空,残月西挂,它正孤独地飞行在霜天之下,它的翅膀扇动得很快,急急地向前赶,叫声,一声紧似一声,有一种焦灼,有一种孤独,有一种绝望。

此情此景,使我想到了古人在诗文中,常写到的一个词“断鸿”(失群的孤雁)。这一个“断”字,不正是描写的此种景象吗?

路来森

【关闭】【打印】 责任编辑:王亚东

版权声明

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,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,未经本网允许,不得转载使用。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。

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。

视觉·图片

  • 黄河故道秋景如画
  • 电网升级助力精准扶贫
  • 创建卫生城市 共建美好家园(公益广告)
  • 燃烧的是香烟,消耗的是生命(公益广告)
  • 黄手环:把爱带在身边
  • 农民喜迎重阳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