拂晓新闻网 > 汴水流韵
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57—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

在西塘看凌霄

来源:拂晓新闻网--皖北晨刊    时间:2018-09-11 11:43    作者:

在古镇,看老房子,看水,看卧在水面千百年的桥,看知名和不知名的花花草草。老房子外墙斑驳,黑瓦沉稳端庄,凌霄一袭绿和数点红,让眼前的沉闷一下子鲜活起来。

《诗经》里称它为“苕”:“苕之华,芸其黄矣”,《诗经》真是一部草木的宝典,三言两语,写出了凌霄之美,真是灼灼其华。《本草纲目》中对凌霄的描述如同工笔画,是为凌霄写小传:

“凌霄野生,蔓才数尺,得木而上,即高数丈,年久者藤大如杯,初春生枝,一枝数叶,尖长有齿,深青色。自夏至秋开花,一枝十余朵,大如牵牛花,而头开五瓣,赭黄色,有细点,秋深更赤。八月结荚如豆荚,长三寸许,其子轻薄,如榆仁、马兜铃仁。其根长亦如马兜铃根状。”

凌霄是骨子里热烈的花朵,像热情奔放的人,到哪儿都有自己的气场,自带光芒。粗藤、细蔓、绿叶,看起来和其他的爬藤植物没有两样,它的花和名字倒很契合,花开在盛夏,到立秋后还在孜孜不倦地开着,浓酽的红,浓得化不开,像西塘的夜,像低沉的情歌。

西塘是有韵味的,初见时像邻家女孩,文文静静的,古桥,流水,人家,沿街的石板路上少有行人。不免诧异,难道西塘姿色平平、景致一般?先去预先订好的旅店,走在窄窄的巷子里,小巷小巷深,小巷小巷幽,幽深的小巷如同长长的藤蔓,有多少条藤蔓,数不清。

住的地方是老宅子改的,用的陈设也多为老家具,雕花的老式木床,挂着铜锁的矮柜,仿古的梳妆台,朝窗外看去,是层层叠叠的黑瓦,是江南特有的水墨画。有店铺起名“从前慢”,用的是木心的诗。白天的西塘就是一首《从前慢》。午间,巷子里,依旧少有行人,游人坐在水边石凳上,低声细语,绿波流淌。写生者静静作画,两岸粉墙高耸,瓦屋倒影。

白日,闲看西塘的凌霄花,觉得也是一首从前慢。西风瘦马的酒吧外墙上,稀稀疏疏地挂下来,花朵铃铛一般,在细藤上荡来荡去,颇是寂寞。“百善墙”,写满不同字体的“善”字,不少“善”字被满当当的凌霄遮住,像涂鸦的孩子满墙随性而作,有恣意酣畅的意味,又好似歌词里唱的,爱,就要说出口,凌霄是奔放的花朵。

长巷寂无人,纷纷开且落。捡拾了一朵落花,并未枯萎,大概在藤上晃悠,一不小心,落了下来,闻了下,没有香味。花瓣厚实,丝线瓣的花蕊在喇叭形的花瓣中,很秀气。

夜西塘一改白日的宁静,桨声灯影,酒吧的乐声澎湃起伏,行人熙攘,完全不同于白日,在古镇夜宿,西塘是第一个。有浓酽的夜色可看,留在西塘夜宿也是值得的。迷离的灯光里,凌霄花端起一杯西塘的夜色。

行在古镇中,时看凌霄攀。寻常人家也种,任由凌霄攀爬,顺着低矮的院墙,檐下的石柱,不疾不徐的,好性子地攀爬着,点缀着古镇人家的烟火生活。有一户人家,院墙高,门扉紧闭,唯有墙头的凌霄高高垂下,古拙不失灵动,增添了风情。凌霄的美,正如其名,昂扬向上,那种策马扬鞭的豪迈激越的劲头实际上是一种自我成全,藤蔓虽柔,执着柔韧,行于人世,难得的正是这种自我成全。

老庄的无为是自我成全,陶渊明的守拙归田园是自我成全,苏轼的一蓑烟雨任平生是自我成全,王维的静居辋川是自我成全,我们读书、书画、写作,都是自我成全,一草一木、一饭一蔬,安于烟火生活,在跌宕的命运中仍能平和以对,都是自我成全。小隐隐于山,大隐隐于心,都是自我成全。凌霄在自我成全中,不断攀爬。

古镇粗略地看,大抵差不多,细细品味,又各有各的不同。因为数见凌霄,西塘有了别样的韵致。

张梅

【关闭】【打印】 责任编辑:王亚东

版权声明

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,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,未经本网允许,不得转载使用。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。

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。

视觉·图片

  • 环保贺卡谢师恩
  • 青贮饲料促增收
  • 王春雨和教练郑晓峰受嘉奖
  • 保护生态环境 建设美丽中国(公益广告)
  • 开学季 教辅书销售火爆
  • 查勘定损暖民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