拂晓新闻网 > 百姓博事
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57—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

煤事

来源:拂晓新闻网--皖北晨刊    时间:2018-12-06 10:24    作者:

回乡下,遇到一位村人,对我一个劲念叨:“当年啊,多亏了你爹给我的一筐煤,要不……”大体意思是,当年他媳妇——我喊二婶,坐月子,正逢寒冬腊月,鹅毛大雪落了一天一夜,家里煤没了,屋里水缸都冻裂了纹,他急得不得了。我爹知道了,挎了一筐煤送去。

真正的“雪中送炭”。

如今,我爹已去世三十多年了,但那筐煤,一直还燃烧在这位村人心里。

其实那时我家煤也不多。没钱买,煤都是娘从外婆家附近的矿山上捡的。临近冬天,娘就去外婆家,一连住好几天。每天清晨都去村旁的矸石山。煤矿用绞车,将装满矸石的矿车拉到山顶,呼隆一下翻倒,矸石倾泻出来。有些碎煤就夹杂在里面。

娘,还有很多妇人,就在那里翻找。天冷,都裹着脏兮兮看不出颜色的黄大衣,脸也是黑的。当然有危险,矸石有时砸破了脚。也有不小心跌倒滚落下去的。好在,山并不算陡,也不算高。

捡够一筐,娘就挎回外婆家。喝点热水,饿了就吃口饭,再去。娘用她无数天的寒冷,换取我们家一个暖冬。

一点点积攒多了,爹就去推回来。十多里路,爹推着胶轮车,一步一步运回家。路多是丘陵,上坡下坡,到家时,爹出一身大汗,一屁股坐下,呼哧呼哧喘粗气。

我曾给爹拉过车,但绳子在我肩上,始终是软的,懒懒地贴在地上,直到爹喊“砸到绳子了”,我才紧走几步,将绳子绷起来。那时我才七八岁,正贪玩,哪肯实打实地下力呢?

那年冬天,爹推回一趟煤后,就病倒了。再也没起来,再也没走出那个冬天。我和哥哥,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里,将他送到村南的山下去。

如今娘想起来还是说,是因为那次去你外婆家推煤出了一身大汗,回来感冒了。他本身就有病,所以……

没有爹的冬天,娘还会去外婆家捡煤。不过,推煤回来的,是哥哥和我。常常是,野地茫茫,暮色垂挂,一大一小两个孩子,和一辆独轮车,在寒风中跋涉。

长大后,哥哥去外地一家煤矿下井,寄钱回来,娘才开始在冬天买煤。后来我去了当地一家煤矿工作,每年发两吨福利煤,娘才不再买煤。

如今,娘不再烧煤,因为搬了社区的楼房,用上地暖了。但在冬日,娘常去邻村的二姨家,一坐就是大半天。她家有火炉。

娘是想用炉火,煨暖她的记忆啊。

曹春雷

【关闭】【打印】 责任编辑:王亚东

版权声明

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,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,未经本网允许,不得转载使用。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。

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。

视觉·图片

  • 志愿服务进社区
  • 税务“集成窗口”更便民
  • 公益培训“接地气”
  • “泳”者无惧
  • 特色种植助脱贫
  • 党建阅览室理论“加油站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