拂晓新闻网 > 百姓博事
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57—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

活在情怀里

来源:拂晓新闻网--皖北晨刊    时间:2018-12-06 10:24    作者:

小时候,非常喜欢去隔壁的大娘家玩,觉得她家总有与众不同的气场。那时的农村,家家光景都差不多,无非是土房子,土院墙,可不同的是,她的家总是那么整洁清幽,有限的几样家具都干干净净没有一点灰尘,仿佛黄河故道的沙土从来就没向这个门户吹过,院子里的泥土地踩得结实锃亮,鸡似乎就从来不把粪便洒在庭院里,土墙上密密种满的“死不了”花,一春一夏开得粉嘟嘟明艳照眼。大娘自己收拾得也干净,头发用发卡别得整整齐齐,抹了油似的光溜溜发亮。

她也下地干活,也穿补丁衣服,但总不像别的女人那样灰头土脸,从不见她打狗骂鸡,也不见歇斯底里地教训孩子,按说,她的四个儿子,可是一个比一个调皮呢。大娘手巧,常坐在院子里绣花,绣当时小孩必穿的虎头鞋,绣花肚兜,还有虎头帽子,我进过她的卧室,床上并排放的两个枕头,也绣着莲花和鸳鸯呢。冬日农闲,她常端个箩筐子,安静地坐在门口的墙根下剪各种花样,张着花绷子一针一线地绣啊绣,那些五颜六色的丝线,慢慢变成一朵缠枝莲,或者一只蝎子蜈蚣。她总是那么安静,即使风雨欲来抢收粮食,也不似别人大呼小叫狼狈的样子。我总觉得她是有仙气的,她的岁月一直是静好的。为什么会这样呢,现在想来,她身上,有一种村人没有的东西,这种东西叫情怀。“这个世界不止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”,所谓的诗和远方,就是拒绝一地鸡毛的大度从容,是让鸡不再飞狗不再跳的镇定优雅。

我很喜欢的一个朋友小君,就总把日子过得诗意淋漓。她进门的鞋柜上一年四季都花草不断,不止是水仙兰草之类,一棵白菜根、一块萝卜头她都能用白瓷盆养出花来,就是用清水栽一盆蒜苗,也会拿细铁丝把蒜瓣穿成一圈圈齐整整的心形。那年,说起理想生活,我们都想要一个有大院子的房子,搭一个紫藤架,花开的时候坐在下面看书,择菜,用钩针慢慢地钩织一张桌布,或者什么都不做,就坐在椅子上,看阳光从一穗穗紫花间漏下来,月光把叶子的影子投射在身体上。可有院子的房子价太高,又离孩子学校和自己单位太远,这种种理由,让我一直没有下定决心换房。小君却做到了,她抵押了现在的房子贷了首付,又用住房公积金贷款,在汴河岸边买了一套有着一百平米院子的大房子,并且果真种了紫藤,种了牡丹和月季,栅栏外还栽了两株腊梅。她说院子里阳光很好,晴天时她天天把被子抱出来晒,晚上便可拥着带棉花香和太阳香的暖……这个周末我去的时候,她院子里的月季蓬蓬勃勃开得正盛,她安静地坐在那里,正对着自己的一张照片给自己画素描。她洒脱地说,多跑些路多欠些债算什么,理想生活,总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。

算是为情怀买单吧。说是买单,而情怀又是多少金银也买不来的。一位我尊敬的老师常说一句话,“凡是能用钱解决的问题,都是小问题”,这句话如果放在二十年前听来,我肯定会嗤之以鼻,以为是玩深沉假清高,而现在,我早已笃信,钱可以让人不苟且,但绝不能让人诗意,钱能买到大房子,但绝不能买到大襟怀。至于生命、至于时间、至于爱情,自然更不必说了。

岁月是生命的量,情怀是生命的质。有情怀的生命,一直都是百花盛开的春天。

低绿枝

【关闭】【打印】 责任编辑:王亚东

版权声明

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,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,未经本网允许,不得转载使用。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。

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。

视觉·图片

  • 志愿服务进社区
  • 税务“集成窗口”更便民
  • 公益培训“接地气”
  • “泳”者无惧
  • 特色种植助脱贫
  • 党建阅览室理论“加油站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