拂晓新闻网 > 百姓博事
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57—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

智慧的刀鱼

来源:拂晓新闻网--皖北晨刊    时间:2018-11-29 11:11    作者:

村子前面是个枣核型的塘,也是村人的水源地。塘到我们家门口时只剩下枣核的尖子。那年冬修排水河,排水河贴着我们家西屋后墙穿过村子,使得枣核尖子和排水河连到了一起,连接处宽有两尺,大人抬腿就过去了,小孩子要想过就得先下到水里。不方便也不安全。后来铺上了水泥管子,管子上面垫了土,行人过车都方便。因靠水,我有了簸箕网。只要下雨,又不误上学,我会在排水河桥下“等”鱼,时不时改善下生活。

那年夏,连着多天没下雨。排水河的水清清亮亮的,尽管水在淌,鱼在游,我的簸箕网可是无用武之地。鱼们老远就会发现情况逃之夭夭。那些天,我以狩猎者的心思寻觅着。引起我兴趣的是枣核尖那片浅滩。浅滩上的水有两三寸深,长着稀稀拉拉的芦苇,从早到晚总有三五成群的刀鱼在那里出没嬉戏,灰色的脊背沉沉浮浮,受惊时会搅起“哗啦”“哗啦”的水声。让人心里痒痒的。连上几天中午我都端着饭碗在离得最近的柳树下张望,这是名符其实的临池羡鱼。

秋天我就该上五年级了,这是童年玩得最有水平的年龄段。几天后的一个傍晚,看到路上没人来往,我拿出准备好的树枝在靠水塘那面的水泥管前插上一道栅栏,又下到排水河里捞了一抱水草堆在前面,这下除了水,小鱼小虾也过不去。我这样做,就是想堵塞刀鱼们去排水河的通道。让它们不痛快。说起来这也是我的一厢情愿,因为只要它们往东去,水深不说,空间也更广阔。这也是我不想让人知道的原因。

直到一天早饭时,妈说枣核尖那儿的刀鱼多得成了堆。才想起我的恶作剧。中午,我背着割的一筐草回家时特意绕到了那儿。隔老远就听到纷乱的水声。在我布下的“栅栏”前,密密的全是刀鱼,它们焦躁地游来撞去,有的甚至冲到距水尺多远的岸上,再用尾巴拍打着地面一拱一拱地回到水里。我那会别提多开心。后来的许多年里,我无数次想过,刀鱼们是不是在举行集会,用行动发泄通往排水河道路被截断的愤怒。

退而张网是在这天的晚上,一个没有月色的夜。我在水泥管排水河一侧支好簸箕网,才去前面捞掉水草拔掉栅栏。又回去扶着网。

夜风轻轻,几声蛙唱,蚊子绕着身子飞舞。时间与水一齐流淌,先是衣服被露水打湿,阵阵寒意中蚊子留下的包也在不断增加。没有钟表,不知时间,感觉上已经很晚了。我开始担心刀鱼们是否知道道路已经畅通。就在我犹豫着是否再等下去时,浅滩处发出一声水响,没等我弄清是青蛙跃入水中还是鱼儿在跳跃,浅滩上已经沸腾了,白天那一幕再次显现。只是鱼们变得更加狂躁,它们纷纷跃出水面,星光下闪动着片片灰白。堵了这么多天,它们一定急于换个环境。只要想过去,就得留下买路钱。这是我的思想。

一管之隔的地方尽管是风生水起,凭感觉我这边是没一条鱼进入过网中。不知过了多久,热闹的水面突然静了下来。我想,鱼们一定是知道此路仍然不通走开了。那一刻我才觉得是又困又累,握着簸箕网杆的手不知不觉中松开了。这时,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,簸箕网的“网肚”突然受到重重的撞击,惊讶中我本能地握住网杆,端网。网还没离开水面,刀鱼组成的涌卷地而来,力量之大使我不由得退了一大步。就在我的脚离地的瞬间,不知有多少条刀鱼从脚板下滑过。等我回过神来,周围已是风平浪静。但我还是有收获的。我的网里有三条,每条足有七八两重的刀鱼。在我的记忆里,它们是我此生见到的最大的刀鱼。还有,它们没像往常离水的鱼那样拼命挣扎,而是静静地躺着,嘴巴一张一合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。那一刻,我想到了画书《狼牙山五壮士》(那会还没看过这部电影),几个八路军战士为了大部队的转移,有意识地引开了敌人,用生命演示了人生的壮烈。而我就是被这三条刀鱼“引开”的。记不清当时是怎样想的,是被它们的聪明折服,还是被它们的牺牲精神所感动。总之,我将网又没入水里,看着它们不慌不忙地游走了。

那以后,我再没给鱼制造过什么麻烦。至于“等”鱼,还是要进行下去的。它们能否避开?我能否有收获?就看各自的运气了。经济上自立后,我去菜市从不去鱼市,也不赞成家人买鱼,特别是刀鱼。这个习惯延续至今。

高埂

【关闭】【打印】 责任编辑:王亚东

版权声明

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,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,未经本网允许,不得转载使用。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。

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。

视觉·图片

  • 公益培训“接地气”
  • “泳”者无惧
  • 特色种植助脱贫
  • 党建阅览室理论“加油站”
  • 书香社区 共享阅读
  • “好人”进校园传递正能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