拂晓新闻网 > 百姓博事
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57—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

名字中的家国

来源:拂晓新闻网--皖北晨刊    时间:2018-10-18 16:55    作者:

时学爱

关于名字,古人就有“黄帝正名百物”(《礼记·祭法》)、“其称名也小”(《易经·系辞》)之说。可见,从古至今,人自出生起,便由其长辈起了名字。多数人出生时起名为乳名(小名),到一定年龄(入学或入户口)起一个带姓氏的名字(学名、大名、大号)。不同人家的长辈给后人起名,都各有特定涵义,寄托不同的愿望。我们同胞兄弟五人自然也不例外。

先从乳名说起。听父亲说,我的祖父兄弟八人,他年纪最小,书读得最多,但分家时分得最少:偏房东屋三间、土地三亩三分。祖父母加上父亲兄妹五人,一家8口,单靠务农,生活之艰难可想而知。父亲虚岁13便被送至解同春糕点坊当学徒,三年出师后,便靠赶集售卖师家的糕点(可以售后付款),维持家庭生计。

师家看中父亲的为人值得信赖,当大媒介绍与族内姑娘联姻。母亲嫁入我家,便成家中主心骨,伺奉翁姑吃饱穿暖是最大的孝心,她除了做好繁重的家务,更多的时间是上山开荒,忍受畸形缠足的痛苦,硬是用铁钗、镢头开出一小片一小片山荒,由生地变成熟地,种上春山芋、夏玉米、秋高粱,让全家人吃上饱饭。在此期间,母亲先后生下大哥、二哥分别起名“顺甜”、“转甜”,乳名满含着一家人对甜蜜生活的期盼,反映了家庭生活发生的变化,也记录了母亲含辛茹苦的印迹。

随着四位姑母先后出阁,母亲在大哥的参与下开出十多亩山地,父亲由二哥当助手自家制作糕点出售,家庭生活有了明显改善。此间,三哥、四哥降生,则取乳名“经营”、“经理”,昭示着家庭经济中,糕点作坊已占有相当比重,家中生活从此向营商倾斜,期盼经营好、打理好。

四哥出生半年,日寇铁蹄已践踏宿州大地,抗日烽火燃遍全国。很快,家乡成为八路军、新四军的抗日根据地,我村变为新四军伤病员康复的堡垒村、部队休整的驻足站,日伪军再未在村里现身。萧县作为当时江苏省的模范县,历来重视文化教育,但乡人、家人还是念念不忘培养读书人,生活相对安定,学校便课复。生于抗日反攻阶段的我,家长取为“题名”,虽然早就取消了科举考试,做不了“状元”,仍希望后代是个“学问人”。

虽然家贫,我的大哥、二哥仍读了两年私塾,三哥、四哥读了“洋学”,我也从幼稚班(相当于今日学前班)开始上学读书,于是每人都有了“学名”,按照族谱班辈为“学”字,依中华传统文化,顺序取名忠、孝、贤、仁、爱,期盼后辈传承自古推崇的社会美德。

大哥学忠,从会走路便随母上山,陪伴、帮助慈母垦荒种地,一起吃苦流汗,十四岁后被送至徐州一家文具店当学徒、店员。1948年春,战事吃紧,被顽军抓了壮丁,便失去音讯,母亲因为思念经常哭泣,去世时双目已近失明。直至1980年代,才有台湾来客告知二哥,大哥在淮海战役溃逃中殒命,稀里糊涂为蒋家王朝的覆灭尽了“忠”。

二哥学孝,一边随父亲务农,一边当父亲的助手加工糕点食品,供养十多口人的大家庭。令他懊悔的是学孝未能好好尽孝,只顾自己“大饥荒”之年“外流”,父母去世未能“尽孝”;特别是大饥荒最严重时,自己吃着烤得半生半熟的癞蛤蟆落得满身丘疹侥幸生存,却未能让一生吃斋的奶奶“破戒”,致其驾鹤西去,为此愧悔自己的不孝,直至92岁去世仍念兹在兹。

三哥学香,因为族兄先取名“学贤”而改为现名,希其效仿黄香成为孝顺之人。1950年,他曾报名参军想去抗美援朝,由于大哥失联、母亲哭劝,未能戎马尽忠,从此安心奉老,“大饥荒”中不离不弃守土养老,为祖母、父母尽孝送终者,三哥是五弟兄之唯一,他贤人未做成,却是孝悌的楷模。

四哥学民,亦因族中已有“学仁”,只好取现名,以民为本,以践孔孟一道。学得一业,一生学民为民,奉献乡梓,直至终老。本人取名,亦有“仁者爱人”之义,生来便沐浴在中国共产党的阳光里,成长于红旗下的新中国,作为一名贫苦农民的儿子,因为享受政府的助学金,得以一路读完大学,学业初成便在江淮大地为经济发展社会进步贡献青春,留下爱的足迹,在播爱的同时,亦在爱的氤氲氛围中成长、成熟。虽步入耄耋,仍不忘初心,牢记学爱之道。

这就是长辈寄予我们兄弟名字中的家庭情愫和国家情怀。

【关闭】【打印】 责任编辑:丁曼

版权声明

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,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,未经本网允许,不得转载使用。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。

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。

视觉·图片

  • 燃烧的是香烟,消耗的是生命(公益广告)
  • 黄手环:把爱带在身边
  • 农民喜迎重阳节
  • 优质蔬菜富农民
  • 十万农机战“三秋”
  • 菜丰价稳迎国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