拂晓新闻网 > 百姓博事
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57—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

墙上的岁月

来源:拂晓新闻网--皖北晨刊    时间:2018-10-11 11:25    作者:

家住老房子的时候,我房间的墙上挂着奖状。从小学开始,渐渐获得一些荣誉,老师颁发奖状,小心翼翼揣进书包里,回家以后再逐一贴在墙上。

之所以挂在墙上,大概有两个原因,一来作为激励,二来可以炫耀。激励是面向自己的,炫耀则是面向客人的。那时候,家里偶尔来了客人,跟父母在客厅交谈,我总是“不经意”地把自己房间的门打开,不能大开,虚掩着最好。临走之前,客人看到墙上贴的奖状,特地把我夸奖一番,不过也有人家瞧不见的时候。

每当有人视而不见,我都琢磨着是不是把奖状贴到更加显眼的位置,比如一进门的那面墙就挺不错的。学校颁发的奖状是统一的制式,两侧装点着厚实的幕布,红红的一大片,用金色的钩子束起,中间靠近上方的位置缀着一颗五角星。荣誉是沉甸甸的,然而奖状造型不佳,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挂在卧室里。

三年级以后,得到的嘉奖不似从前,拿回家的奖状也跟着少了。卧室的墙上,再难添一张奖状。古话说,小时了了,大未必佳。简单理解,就是“小的时候虽然很聪明,长大了却未必能够成材。”在我这儿,未免快了一些,至少让咱把奖状拿到小学毕业吧。更何况,咱也不是“小时了了”的类型啊……

搬家之前,我把卧室墙上的奖状一张一张揭下来,有两张因为用力过猛,在胶带与墙面的黏连处,扯下一小片墙皮,留下一处斑驳。我问父亲是否需要粉刷一下。父亲说:“以后不会回来了,无所谓的。”

搬了新家,卧室墙上多了一副世界地图,是为了学地理买的。说实在的,地理不是我擅长的科目,时区、洋流等难题时常让我无从下手。为了方便记忆,我把课本上的全球洋流趋势图原样搬到世界地图上——原本一目了然的世界地图,一下多了许多密密麻麻的线条,标注着暖流、寒流的动向。

世界地图正对着我的床铺,每日睡前正好温习一遍,然而看了许多遍,效果一直不理想。即使今天记住了,明天换一种考法,又不知道如何应对了。地理总是不得要领,学到后来,干脆不花功夫了,将精力分到其他学科上。高考的时候,地理果然没有让我失望,一下错了四个选择题……

不同于别人家,我家墙上从来没挂过照片,无论是黑白的,还是彩色的。倒是外婆家的堂屋,挂着两位老太的遗照。二老是外婆的父母,老太是苏北方言对他们的称呼。“恁那个女老太,可干净了!一对小脚,扎着头巾,衣服从来不带皱的。”外婆对她的母亲一直印象深刻。我见过男老太,在有限的记忆中,他常年躺在西屋里,行动不是很方便。

堂屋西侧的墙上挂着外公外婆的结婚照。这张照片拍摄于1964年,两人已经携手走过了半个多世纪,一对夫妻拉扯四个孩子,平平淡淡就这么过来了。照片上的外婆梳着斜角辫,一条白围巾搭在脖子上,外公站在她旁边,一身黑色中山装,脸上透着青涩,眉眼间难掩儒雅气质,老头儿年轻的时候是真帅!照片名曰“喜相逢”,秦观《鹊桥仙》云:“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”半个世纪前的那次相逢,确实是一场命运之喜。

都说岁月流逝了无痕,可当人们“咔嚓”一声按下快门,那一瞬间便被清晰地留存了。不管当时你是笑、是哭,还是无法掩饰的紧张,都永久地保留在照片里,会在未来的岁月中被封存,让看到它们的人追忆起一段依稀往事。

有些照片藏于影集中,逢年过节家人相聚之际才拿出来,平日放在抽屉里,也存在记忆里,像越来越远的农村老家——相见亦无事,不见却相思。在家里,能装点一方照片墙确实是一件有意思的事。

时间不经意逝去,岁月在世间留痕,如何看清岁月留痕?照片是一个很好的方式,看着父母渐渐老去,看着时光喂胖自己,会有不一样的感受萦绕在心。墙上的物件变了又变,岁月渐渐流走,留下记忆的同时也换了人间。

晏铭

【关闭】【打印】 责任编辑:王亚东

版权声明

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,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,未经本网允许,不得转载使用。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。

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。

视觉·图片

  • 十万农机战“三秋”
  • 菜丰价稳迎国庆
  • (公益广告)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
  • 埇桥区林长制全面落地
  • 珍爱生命 从说“不”开始(公益广告)
  • 中秋送关爱 扶贫传真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