拂晓新闻网 > 百姓博事
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57—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

有关外婆的记忆

来源:拂晓新闻网--皖北晨刊    时间:2018-09-27 11:05    作者:

外婆一辈子育有四儿四女,母亲是长女,由外婆的妹妹作媒远嫁上海,当时,父亲是上海美新公司的一名会计,巧合的是他俩都姓王。母亲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习惯上海的生活,她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带着我们住娘家,因此,我们也把外婆家当成了自个儿的家。喜欢跟着舅舅们上山割草,捉蛐蛐,喜欢到田间地头玩耍,喜欢听外婆讲过去的事,更喜欢吃乡下的南瓜饭,缸腌菜,玉米……有时候,外婆悄悄地在我口袋里塞一个煮熟的鸡蛋,让我心里暖暖的。

外婆家的房子宽敞明亮,有很多间,每次进进出出都像走迷宫。建房子用的都是上好的木料,顶上的瓦片乌黑亮丽,那铺在地上的木板,可能是时间太久,走在上面颤悠悠的,我喜欢那种感觉,在上面轻轻一蹦会弹得很高。屋后盖着猪圈、羊圈,经常能听到牲口的叫声。屋前有一大片空地,称它为稻场,农忙时节,这里晒满了稻谷,农闲时,这里便成为孩子们的乐土,打闹,嬉戏,玩耍,既使摔跤也不疼。稻场的正前方有一方池塘,小池清澈见底,能看到小鱼儿在水中游荡,池中的水浇灌着两岸的菜地,喝饱了水的菜长得郁郁葱葱,让我们每天都能吃到新鲜蔬菜。冬天,塘边有一块甘蔗地,紫的绿的甘蔗齐刷刷地挤在一隅,砍下来吃到嘴里,像蜜一般甜。到了夏天,池塘里长满菱角,三舅带着我坐在木盆里采摘,有时故意将木盆摇得来回晃荡,吓得我大声呼救,回到家,趴在外婆怀里撒娇,告三舅的状,然后得意地看着外婆训斥三舅。

过年了,穿上外婆亲手缝制的新衣服,戴上用兔毛编织的围巾,跟着她去拜年。外婆每到一家,都会重复地说:“这是我上海家的外孙女”,她把上海两个字说得特别响亮。一圈回来,我的两只口袋鼓鼓囊囊地塞满了大人们给的糖果、花生。

要上学了,我们再也不能常住外婆家了。母亲给我和姐姐俩规定,谁的期末成绩考得好,送谁去外婆家度假。我努力地学习,也许是姐姐天资聪颖,也许是她上的是公立小学,我上的是民办小学,我总是赶不上她,心里很沮丧。于是悄悄地写信给外婆,让她说服母亲。后来,我终于和姐姐一起踏上去杭州的列车。

那时候到外婆家还是很不方便的,坐慢车要五个多小时才能到笕桥火车站,我和姐姐都还不到十岁,就已经能独立出行了。走出笕桥站,老远就看到大舅推着一辆加重的永久牌自行车在等我们,我们俩一前一后荡在车上,好奇地看着路两旁的风景,到了双凉亭,离外婆家不远了,老远看到一个黑影,影子越来越清晰,竟是外婆!她老人家早早出来翘首相望呢!还没等车停稳,我俩就飞奔到外婆身边,争着抢着仿佛要把一肚子话全部倒出来。

我和姐姐同时分配,我俩只能留一个在上海,姐姐留下了,我则去安徽淮北插队。我最后一次见到外婆,纯属巧合。那年夏天,我回上海探亲,在上海家中与外婆邂逅,她那时已经八十来岁,仍然精神饱满,花白的头发一丝不乱,盘在后面打一发髻,一身合体的浅蓝衣衫,大衿上塞一块雪白的手绢。我每天给外婆洗澡,陪她到处游玩,带她吃上海有名的小吃。后来,母亲告诉我,外婆回到家一直夸我呢!

外婆晚年,因脑梗摔倒地上,从此卧床不起,在得知她去世的消息时,我已招工在安徽濉溪县铝厂上班,此时厂里正在扩建,二期工程如火如荼地进行中,我身为整流车间主任,无法请假为她送上最后一程,只能一个人躲在办公室里痛哭一场……

王慧芳

【关闭】【打印】 责任编辑:王亚东

版权声明

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,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,未经本网允许,不得转载使用。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。

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。

视觉·图片

  • 埇桥区林长制全面落地
  • 珍爱生命 从说“不”开始(公益广告)
  • 中秋送关爱 扶贫传真情
  • 扶贫梨产销旺
  • 好男儿赴军营
  • 梨园风光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