拂晓新闻网 > 百姓博事
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57—3909502 拂晓报 皖北晨刊

中秋琐记

来源:拂晓新闻网--皖北晨刊    时间:2018-09-20 10:04    作者:

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中秋节。而我的中秋节却总是定格在很遥远的插队入户岁月里,定格在一种叫焦馍的淮北老百姓自创的食品里。

七十年代初,我所在的淮北,老百姓是靠着红芋干作为主粮度过一年又一年的。所有的大节日,如春节、端午节等,家家户户能割上一块猪肉就很不错了。至于中秋节,月饼更是奢侈品,能吃上它的绝不是一般的农民。但中秋节在农村却又是个家家盼着的喜庆和团圆的大节日。圆圆的月饼吃不上,乡亲们自有办法,他们烙出了一种大大的、圆圆的、薄薄的叫做焦馍的饼来替代了它。这种焦馍传了多少代,老百姓不知道,但老老少少都说从小就吃它,从小就会烙。

个别人家条件好的也会做些土月饼,月饼里放些芝麻、碎花生,再放些存了多时的红糖,做成后硬硬的,啃着有些费劲,乡亲们不在乎,只是图个名。但家家户户烙焦馍却是必须的。那年月,生产队里分的麦面有限,大娘或大婶就会掺上一些杂面,和上水,揉成一个一个面团,在案板上擀成大大的、薄薄的、圆圆的饼来,并在上面撒上黄黄的芝麻。烙焦馍使用一种铁的叫鏊子的工具,也是圆圆的,扁扁的。有的鏊子有三只脚,可以直接放在地上,有的鏊子就是一块扁圆的铁片,在下边垫上三块砖也行。鏊子下塞进豆秸或芝麻秆,点上火燃烧起来。等鏊子烧热了,擀好的饼放上去,大娘或大婶用一根长长的薄竹片慢慢地旋转着、翻动着,就会有扑鼻的香气弥漫开来。这种翻动是需要技巧的,翻的不均匀或过慢过快,都会使饼烙糊了。等饼的水分慢慢地烘干了,焦馍也就烙成了。等它凉透了,就变得焦焦的、脆脆的、香香的,孩子们把它掰成一片一片,慢慢地品,慢慢地吃,整个村庄就洋溢着一片喜气了。

有了焦馍,加上各家自己树上结的石榴、红枣等各种水果,再加上有自家养的鸡鸭之类的荤菜,中秋也就有了节日的气氛了。那时候我就觉得,老百姓真的是了不起。没有任何苦难和忧患会让他们失去心中的梦想。中秋节即使没有月饼,他们也会创造出属于自己的民族灵魂。

接着就是赏月了,这个习俗各地都是大同小异。淮北农村中秋的月一升起来就是黄黄的、大大的。它的周边很少有云彩,显得整个的天空都是澄净寥廓的。

那年月,每年一到中秋,我常会一个人走到野外去,咀嚼着焦馍,去看那慢慢升起的月亮。去想一些莫名的伤感的往事。静静地坐在野外的小河边,看月亮慢慢地升起,直往中天去,往后就越变越小,整个天空一片碧青,稀疏的星星簇拥着圆圆的月亮,漫天空洒下的清辉最终罩满了我的身心。

我插队入户整整六年,每年中秋节乡亲们都会给我送来不少烙好的焦馍,给我这个孤独的上海少年无穷的慰藉和温暖。今天,各式各样的月饼年年翻新着花样,一年四季都吃得到,老百姓基本上对它是熟视无睹。而在淮北,到了中秋节,家家还是会烙焦馍,街上也会有用炉火现烙现卖的。焦馍今天依然是淮北老百姓过中秋节所喜欢的食品。

我曾经想,中秋节始于唐,盛于宋,至明清时与元旦齐名,实际上是一个思乡人的节日,是一个孤独天涯人的节日。思乡的人孤独的人盼着团圆,以月之圆兆人之圆,以饼之圆兆人之长生,以圆圆的饼寄思念故乡之情,正是因为有了这浓浓的中秋情节,才会有了属于他们自己的焦馍。才会有了属于他们自己的精神家园。

许桂林

【关闭】【打印】 责任编辑:王亚东

版权声明

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,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,未经本网允许,不得转载使用。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。

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。

视觉·图片

  • 好男儿赴军营
  • 梨园风光好
  • 拂晓大道(汴河路至银河三路)机动车道改造提升工程完工
  • 国泰民安 国富民强(公益广告)
  • 环保贺卡谢师恩
  • 青贮饲料促增收